新华网 > > 正文
2022 04/ 21 07:40:17
来源:光明日报

陪诊火了,新职业亟须更“职业”

字体: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大桥上,一名外卖员在配送外卖订单。新华社发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孝里街道居民正在直播卖货。新华社发

河北省威县医养综合示范基地,医护人员正在陪老人户外散心。 新华社发

  【经济界面】

  “老人患有风湿、行动不便,子女又在外地回不来,所以委托我们陪诊。”一大早,在郑州做“陪诊”的小张就去接了她的客户李大爷。取号报到、抽血化验、核磁检查……小张推着李大爷上上下下,在这家医院已经是轻车熟路。两个多小时下来,李大爷对服务很满意,全程好评。

  把李大爷送回家后,小张还要代取检查报告单,跟医生进行线上问诊、开药邮寄到家,一单的工作才算结束。这就是“陪诊”的工作内容,在官方定义为“社群健康助理员”。这几年,这个职业一下子火了起来,有人说解决了社会痛点,有人说鱼龙混杂。这样一个职业,为何引起如此多的争议?未来发展空间又将如何?

  1.不只是跑跑腿、挂挂号这么简单

  “社群健康助理员”作为一个新职业,在2020年的时候,已经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式写入职业分类。

  说是新职业,但这个所谓的“陪诊”,至少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了。为患者提供预约挂号、缴费、取药、办理住院手续等协助服务,只是这个职业的“冰山一角”。其实,社群健康助理员还可以提供很多专业服务,在职业分类的定义里,社群健康助理员就是运用卫生健康及互联网知识技能,从事社群健康档案管理、宣教培训、就诊、保健咨询、代理、陪护及公共卫生事件事务处理的人员。

  “很多人说我们就是排排队、跑跑腿,那可是把我们说小了。”从现实来看,职业陪诊的出现,确实源于不容忽视的社会“痛点”。老人、孕妇、未成年人、残疾人等看病,需要有人同行,家人若没有时间,就得找人帮忙。一些医院越建越大、科室越分越细,各种设备越来越“无人化”,挂号、问诊、检查、缴费、取药,先到哪里、后做什么,有个熟悉流程的人陪诊,可节省不少时间。

  在“金牌护士”品牌总监邹蕴娟看来,陪诊员不仅仅是陪同看病这么简单,还是一项技术活。“我们专业的护士陪诊不但可以帮助患者跑流程,节约患者的就诊时间,还能告知患者就诊前的注意事项,提高就诊效率,同时护士基于自己的医疗知识背景还能从专业角度给予患者一定的就医指导,为患者解读医嘱,成为医患有效沟通的桥梁。”邹蕴娟说。

  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前任主委、中关村新智源健康管理研究院院长武留信表示,社群健康助理员作为健康产业链中连接消费者和医疗专业人员的重要纽带,有助于提升医疗健康服务效率和质量,加快健康信息化建设与信息共享,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充当医患之间的调和剂,促进中国社群健康服务体系的形成。

  此外,专家还指出,对于医院来说,也不能把导医的事情一股脑甩给社会、丢给陪诊员。目前有些医院,设备越“智能化”越不友好,流程越“无人化”反而越繁琐。实际上,一个成熟的医院,对残疾人要有无障碍设施,对老年人也要有适老化流程。

  2.市场潜力大却未能充分发掘

  数据显示,我国独居和空巢老人数量已达到1.18亿,残疾人数量超过8000万。而医院的医生和引导员数量有限,无法为病人提供更细致的服务。两相对比之下,陪诊员的潜在市场的确不小。

  “针对老年群体,我们提供就医陪诊、家庭护士、上门护理、居家康复、健康评估与指导、中医理疗等服务,通过护士、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