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对话尹烨:元宇宙能否影响人类基因
  新华网 ( 2022-01-13 06:31:10 ) 来源: 《环球》杂志
 

电影《头号玩家》描述了一个元宇宙的世界

  “在元宇宙的花花世界中,你觉得你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但你的本体作为生物最基础的感知能力却在退化。”

《环球》杂志记者/张海鑫

  临近下班,点开会议链接,《环球》杂志记者与华大集团CEO尹烨的第一次会面发生在一个代码为“053**”的虚拟会议空间中,一个关于元宇宙的访谈就这样在元宇宙的空间里展开。

  “从某种意义上讲,元宇宙就像是一本《三国演义》,只要罗贯中愿意写,赵云在百万曹军中不仅可以七进七出,甚至可以十八进十八出。‘要活赵云不要死子龙’的不是曹操,而是罗贯中。”尹烨说,“罗贯中是《三国演义》的‘神’,那么谁又是元宇宙的‘神’?如果是科技公司,那我们最应该警惕的是,这些‘神’背后的硬核科技会不会是中国被‘卡脖子’的技术。”

  “因此,相比软的元宇宙,我更在意硬的真宇宙。”尹烨强调,元宇宙作为技术发展没问题,但不宜过度炒作,当下中国更需要倡导的是真实世界的硬核科技。

  而且虚拟世界的极大丰富,已经带来了人类生物机能的退化。人们在虚拟世界中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真实世界的视距却在集体近视中不断缩短。当人类更倾向于在元宇宙中满足情感需求,它会带来怎样的群体意识变迁?少子化问题也许会更棘手。

  “当人类在误以为掌握了某项技术就能解决以后所有问题之时,恰恰最需要反省,你拿到的会不会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而非真理之门的那把钥匙。”

“断你‘宇宙’后路,岂不轻而易举?”

  《环球》杂志:从生命科学的角度,如何理解元宇宙?

  尹烨:对于Meta,只要是做医学研究或基因组学的,大家都不会觉得陌生。比如,医学论文中,有一类叫做“荟萃分析”(Meta-Analysis),还有用于研究某个环境中的微生物基因组信息的宏基因组学(Meta-Genomics)。Meta是一个希腊语词根,原意是“之上”“后设”,后来又被翻译为“超越”“大到极致”“元”。

  如果说经典物理世界是建构在原子基础上的,那么元宇宙的基础就是比特,它的本质之一就是改变了人类连接的方式。从这个角度出发,从古到今,元宇宙已经演变过很多个版本。从最初的书信往来,到1865年麦克斯韦预言电磁波的存在,人类开始通过无线电报连接在一起,再到1930年左右电视机的出现,又过了几十年互联网开始迅速发展和普及,元宇宙就是这样一个版本接着一个版本地迭代。

  现在,热炒元宇宙实际上是应和了资本市场的需求,资本市场需要概念。想想从郁金香开始的庞氏骗局,看看一地鸡毛的P2P,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只是大部分人在被骗之前,总觉得被骗的会是其他人。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热衷于创造新词的“语言大师”,从前他们讲着互联网的故事,希望创造一个信息对称的世界,但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回过头来想想,它到底是让信息更对称了还是更闭塞了呢?当人们被算法包围,你看到的永远都是算法想让你看到的信息。全球很多互联网公司打着去中心化的名义,结果形成了妥妥的寡头中心化格局。要知道,当互联网走向垄断,就从“天下没有难检索的信息”变成“天下没有能检索的信息”了。

  现在大家把什么概念都往元宇宙里装,试图把它塑造成一个虚拟现实里的美丽新世界。我经常会问,在这个世界中规则由谁来定呢?自然界之所以美好,在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论你的身份地位如何,在E=mc2的物理定律面前人人都是一样。但在元宇宙中,那些科技公司的大股东们会不会有上帝权限,元宇宙中的物理定律有没有偏好,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值得警觉的事情。

  因为当人们沉浸在别人编织的元宇宙的美梦中,而忽略了硬核科技研究,到头来CPU/GPU/内存/硬盘都不是你的,哪天想卡你脖子,断你“宇宙”后路,岂不轻而易举?

“25号宇宙”里的老鼠

  《环球》杂志:长期的环境变化会影响物种的基因,从基因学的角度看,未来元宇宙的发展会影响人类的基因吗?

  尹烨:这从互联网的发展对人类的影响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比如,近年来的一些群体行为学的研究显示,人类的共情能力在急剧萎缩。人与人之间之所以会产生爱,是因为我们的交流是有物质基础的,比如,人们在面对面交流的过程中,人脑不断收集着对方的眼神、表情、动作等非语言类信息,但现在我们阅读非语言类信息的能力退化了。在元宇宙的花花世界中,你觉得你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但你的本体作为生物最基础的感知能力却在退化。

  长此以往,几十年后,丧失交流能力的人们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跟这个世界已经无法接触了。当一个人在群体中找不到分工,他会怎样?那就有可能像“25号宇宙”里的老鼠一样,最后种群集体走向灭亡。

  1968年,美国马里兰州的一所实验室中诞生了“25号宇宙”,动物行为学家约翰·卡尔霍恩成为了这个宇宙的造物主,4公4母8只老鼠成了这个宇宙中的“亚当”和“夏娃”。这个被设定的空间里面有老鼠们永远也吃不完的食物和水,并且远离一切外来的伤害。但随着繁殖数量增多,一些新生代的老鼠没有办法在这个已经成型的鼠群中找到自己应有的社会位置,它们的行为越来越诡异,在它们相互的攻击与资源争抢之中,环境越来越差,直至整个鼠族对繁衍失去兴趣。1780天后,所有老鼠全部死去,无一幸存。

  很多生物学实验对于人类社会其实都是一种隐喻。

  《环球》杂志:沉溺于元宇宙的集体幻想,会伤害人类的好奇心吗?

  尹烨:假如我们没有通过测序仪解码基因序列的奥秘,假如我们没有通过显微镜看见过单个的粒子,假如空间望远镜没有上天,我们不曾见过真正的星辰大海——仅靠幻想怎么可能推导出宇宙真理?

  即便我们现在真真切切去看去听,但人类的肉眼只能分辨可见光,我们的听力也只能收集很小一部分音频,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只是有限宇宙,而不是真实宇宙。基于这些有限的认知,我们怎么可能模拟出另外一个庞杂的虚拟宇宙?因为基于有限去推无限,本就是缘木求鱼。

  此外,只有物理世界中才存在“真随机”(与“伪随机”相对),元宇宙中不可能有真随机。所以你如果真的好奇这个世界上有哪些物种,那就去大自然,而不是去一个别人设计好的动物园。

“守脑如玉比守身如玉更重要”

  《环球》杂志:每次新技术到来,人们总会担心自己沉溺其中,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你如何看待?

  尹烨:实际上,从电视出现以来,人们就开始探讨它会否让相当规模的人类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产生天天沉醉于电视的无脑人。

  1996年《全球化陷阱》一书出版,提出了“奶头乐”一词,指的是生产力的不断提升伴随着竞争加剧,世界上80%的人口将被边缘化,他们不必也无法参与产品的生产和服务,同时80%的财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为了安慰社会中“被遗弃”的人,避免阶层冲突,方法之一就是让企业大批量制造“奶头”——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比如无厘头的电视节目)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令其沉浸在“快乐”中,不知不觉丧失对现实问题独立思考的能力。

  如今,人们被各类短视频、直播、游戏包围,我们越来越没有兴趣拿起一本书,越来越懒于思考。其实我们倒不必担心未来的硅基生命能否像人类一样思考,因为如今的人工智能还不能称之为智能,甚至连算计都称不上,而只是一种计算,我们更应该担心的反而是未来的人类会不会变成智慧退化的硅基生命。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守脑如玉比守身如玉更重要。当我们开始有“梦境”时,每个人的“微观元宇宙”就诞生了。正如同保护生物多样性一样,我们不需要由少数人设计的群体意识元宇宙,我们需要的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独立思考域。

  在生命科学中,物种一旦走到单极化,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就像当年土豆传入欧洲之后,带来人口的急剧上升,结果一次土豆的真菌病——土豆枯萎病——肆虐,导致了爱尔兰大饥荒,大量欧洲人迁移到了美国,整个人类历史被改写。而其中的关键点之一就在于,当时人们只把对人类有利的土豆带入了欧洲,而不是一个可以去抗拒自然界各种各样环境或病菌筛选的土豆家族。

  当我看到大量垃圾内容充斥互联网,影响思考、剥夺睡眠、影响梦境的时候,我忽然明白,让每个人都能够睡好觉,才是让我们恢复“独立思考元宇宙”的不二法门。

  《环球》杂志:科学界、哲学界一直都在论证人类是否存在自由意志,人类是不是其实生活在一个“楚门的世界”那样的元宇宙中,面对这些猜想,“守脑如玉”真的那么重要吗?

  尹烨:无数的先贤都在探寻这个终极真理,至少到今天为止,大部分人还是相信人类是有自由意志的。独立思考才使得人类不断地去探索这些边界。科学需要的不是“从众”,而是要“求异”,科学不是只跟愚昧斗争,也在跟科学斗争,跟过去的科学斗争,科学需要不断被证伪,在这个证伪的过程中必须独立思考。

  退一步讲,即便我们如今就生活在元宇宙中,即便有更高维度的生物存在,高到我们今天都无法觉察,那又如何?只要我们还有足够的主观能动性,我们还是可以度过有意义的一生。就像从出生那天开始,我们就注定未来会死,然而仍可以向死而生、不虚此行。

来源:2022年1月1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