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阿联酋关系迅速升温之后

2022-08-16 19:34:53 来源: 《环球》杂志

 

2015年8月16日,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时任阿布扎比王储兼阿联酋武装部队副总司令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右)与到访的印度总理莫迪会谈

    在中东地区,阿联酋被印度视为“相对中性、稳定的立足之地”。

文/喻妍 周明

编辑/吴美娜

  近年来,印度和阿联酋关系迅速升温。今年5月,两国签订的《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CEPA)正式生效,这是印度与他国签订的第二份,也是首次与中东国家签订的双边贸易协定。CEPA决定未来5年将印阿贸易额从先前的600亿美元提升至1150亿美元,CEPA生效成为两国“东睃西望”战略对接以来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

印阿两国不断走近

  冷战结束后,经济导向取代政治导向成为印度处理与中东国家关系的主要政策取向。主要基于对石油战略价值的再认知,时任印度总理辛格2005年提出“西望”战略,把海湾地区视为印度经济的天然腹地。但新德里不愿向中东投放过多精力的游离惯性一时难以转圜,海湾地区长期被印度视为大周边外交最关键但却最失败的地带。

  莫迪就任总理后,印度的中东政策理念一改前貌,呈现出鲜明的实利外交色彩。为保障能源供应,拓展西翼战略纵深,莫迪政府将中东外交提升为印度外交的一大优先方向,将“西望”战略推进为注重行动的“西联”战略,由此与先前的“东干”“南控”“北联”战略构成印度“四位一体”的全方位外交格局。

  过去十余年间,随着全球经济重心日趋东移,亚洲新兴经济体成为阿联酋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经贸关系不断加深。伴随全球能源市场的结构性变化,阿联酋油气日益进入南亚、东亚市场。

  在美国中东地缘战略收缩和阿美关系降温的境况下,阿联酋积极为国家安全保障寻求替代方案,期待东方大国更多参与中东的安全与建设,也愈加重视其提供公共安全产品的潜质。与此同时,随着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阿联酋已不满足于西亚地缘政治格局塑造者的角色,希望在域外成为全球地缘战略的参与者。

  基于这些背景,印度和阿联酋皆把视线投向对方。

  阿联酋可以说是莫迪政府在中东最亲密的伙伴。2015年8月,莫迪当选总理后的首次中东之行便把阿联酋作为落实“西联”战略的首站,这也是继英迪拉·甘地之后时隔34年印度总理再次访问阿联酋,两国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中东地区,阿联酋被印度视为“相对中性、稳定的立足之地”。2015~2019年莫迪三次访问阿联酋,意欲将其打造为印度“西联”与“精耕中东”的战略跳板。

  2017年,时任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回访印度,并受邀成为印度共和国日庆典主宾。在庆祝印度独立75周年与阿联酋建国50周年之际,两国共同阐述双边关系的发展前景。地缘上,印度是阿联酋东向战略的先遣站,又因其扼守海上贸易的重要航道,进一步提升了其在阿战略中的地位。阿联酋辐射全球影响力也需借力地缘战略棋手印度的助推。

  2015年以来,印阿两国不断走近,在多个领域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除官方把舵护航外,两国形成了以贸易投资为主轴、安全合作与人文互动为辅翼的多维友好关系。

商贸联系——关系维系的着力点

  阿联酋不仅国民消费水平高,而且其作为国际物流中心,是印度商品通往中东、非洲与欧洲的门户,也是印度实现2030年万亿美元出口目标、构建商业外交多元化版图的重要拼图。人口大国印度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与高经济增长率,这深深吸引了阿联酋。

  印阿互补性强,贸易联系密切。阿联酋主要从印度进口机电产品、食品、药品、纺织品、珠宝等,向印度出口油气、石化产品、金属矿物等。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国际原油价格下跌等影响,2021年双边贸易额回落至2014年的600亿美元水平,但印阿仍互为对方的第二与第三大贸易伙伴。

  印度贫油少气,是世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作为“漂浮在油海上的国家”,阿联酋长期保持着印度高顺位能源供应国的地位,也是迄今印度战略石油储备的唯一合作伙伴。加上阿联酋据守波斯湾石油海上运输要道,更凸显了其对印度能源安全的战略价值。

  印阿贸易结构较为合理。近年来,两国非石油贸易发展强劲,双方计划五年内实现非石油贸易额突破千亿美元大关。这与印度推行能源多元化政策,阿联酋加快经济多元化转型步伐、提高非油气产业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不无关系。

  CEPA的生效也为提振印阿贸易额注入一剂强心针。受惠于此,90%的印度商品与65%的阿联酋商品将获得免税市场准入优惠,这标志着两国正式进入经贸合作的黄金期。由于海合会各国与阿联酋遵循着共同的技术标准,CEPA的签订也将为海印自贸谈判发挥积极的示范效应。

投资合作——关系推进的支撑点

  为实现2024~2025年5万亿美元经济规模目标,印度积极推动外资流入,这离不开其前十大投资国之一阿联酋的助力,尤其是阿联酋巨额主权财富基金成为印度倾羡和极力争取的对象。因蕴含巨大发展潜力,印度也成为阿联酋重要的投资目的地。2000~2014年,阿联酋对印投资总额为30亿美元,如今已近200亿美元。在基建、可再生能源、制造业、农业、电信等领域,阿联酋对印投资兴趣日渐浓厚,阿联酋已在打造750亿美元的对印投资计划。

  阿联酋由于政局稳定、经济增速快且开放程度高,亦吸引了印度的目光。至2013年8月,印度在阿联酋累计投资额为520亿美元,在世界各国中位于前列;至2021年3月,自进入新世纪以来印度对阿投资总额已达850亿美元。在地产、能源、制造业等领域,印度是在阿投资的重要金主。

  值得关注的是,印阿不仅在石化领域的投资处于领先水平,而且在非石化领域两国亦注重科技投资带来的红利。如印度大力推动能源转型、逐步落实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开发规划,这完全契合阿联酋“2050年国家能源战略”,两国已加强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合作。根据联合愿景,两国将推进氢能尤其是绿氢生产的技术研发和投资。作为国际太阳能联盟的发起国,两国在该领域的合作有着广阔的空间。CEPA生效后,两国在众多技术领域的投资流量有望攀升至新高。

安全防务——关系升级的蓄力点

  印度深受暴恐等犯罪活动之害,长期居于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榜单前列。而凭借包容、外向的发展特性缔造了“沙漠之花”传奇的阿联酋,也长期为犯罪分子活动所袭扰。

  南亚与海湾地区存在涉恐等犯罪分子及资金链的密切往来,斩断其活动的触手成为印阿联手合作的新契机。为此,两国已建立战略安全对话机制,决定加强反恐、反洗钱、打击贩毒等跨国犯罪活动的联合执法与警力培训。

  此外,在军工制造、打击海盗、军事训练、定期举行联合军演等方面,两国也有意强化防务合作。

  印阿军事安全合作有很大的上行空间。如担任2019~2022年度环印度洋地区合作联盟轮值主席国期间,阿联酋虽未延续将海事安全与反恐合作等高政治议题列为合作议程,但两国已决意加强海上安全与政治合作。

人文交流——关系紧密的闪光点

  印阿友好交往绵延流长。双方人员往来密切,疫情前两国间客运航线超过950架次/周,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之一。

  印度海外事务部网站2020年6月数据显示,阿联酋有近350万印度侨民,这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印度人海外社群。劳工是该社群的主体,阿联酋也是印度第一大侨汇来源国。印度侨民为阿联酋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也成为了两国人文交流的重要纽带。

  印阿人文交流丰富多彩。例如,印阿是对方重要的旅游客源国,印度使领馆通过免费课程在阿联酋推广瑜伽,宝莱坞明星出席迪拜中东国际电影节,印度应邀参加阿布扎比国际书展,联合举办数字展览展示两国“国父”的价值遗产等。人文交流已成为印阿推广软实力外交的重要抓手。

双边关系发展不会一路坦途

  莫迪执政以来,印阿不断夯实合作基础,但双方战略合作并非坦途。

  首先,印巴矛盾是不稳定变量。巴基斯坦是阿联酋的传统盟友,尽管2010年以来巴阿关系有所松动,反倒印阿愈加靠拢,但巴阿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军事合作。去年采购“阵风”战斗机前,阿联酋曾邀请巴方飞行员试驾,由于担心战机性能为巴方掌握,拥有同款机型的印度发出严正抗议,但阿联酋未予理会。未来,巴阿间的军事合作不免会刺激印度敏感的神经。

  其次,宗教、人权问题是两大雷区。印度人民党执政期间,印度教民族主义情绪愈发抬头,印度国内的穆斯林境遇明显恶化。今年5月,印度人民党发言人夏尔玛有关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论,引发印国内穆斯林民众和伊斯兰国家的强烈不满,阿联酋也加入了批评印度的行列。印度在阿联酋劳工权益保护也常遭诟病。这些都考验着印阿关系的稳定性。

  最后,中东地缘环境的复杂性是掣肘因素。中东保持和平、稳定符合印度“西联”的战略利益,尤其是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浪潮、沙特伊朗关系缓和等,为印度西进施展拳脚松绑,但中东地缘战略博弈的动态化与阵营化长期并存,印度和阿联酋难以置身其外。基于敌友关系、利益耦合的差异性,一旦印、阿有被对方视为威胁自身利益的逾矩之处,两国间的外交龃龉就难以避免。

  (作者单位:天津外国语大学)

来源:2022年8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官方微博、微信:“环球杂志”。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