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电子报纸 草地周刊 调查观察 成风化人 新华观点 要 闻 新华关注 新华深读 新华体育 新华财经 新华国际 新华融媒 精彩专题 医卫健康 看天下
首页 >正文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7版

北蔡在总攻

“风暴眼”中感受“大上海保卫战”

2022-05-09 12:21:5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7版

  ▲5月4日,在上海浦东北蔡镇设立的医护集散点,工作人员把采回的样本搬上车运往实验室。 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肖春飞、何欣荣、王辰阳

  还有什么比时间更能证明坚持的价值?

  4月初,上海疫情“风暴眼”之一的浦东新区北蔡镇,正是病毒肆虐之际,老旧小区御桥六居居委发出了一封求助信:37个楼栋有12个被封控,有18人确诊未能当天及时转运;物业员工23人确诊,还有23人抗原阳性待复核;居委9人,其中8人或确诊或核酸异常,居委会封闭……求助信最后写道:“社工情绪不稳定,居民及志愿者反应强烈,所有工作无法推进,小区面临无人可用的困境!”

  类似的求助信还有不少,一时间,北蔡告急!

  近一月的苦战后,从4月23日开始至今,御桥六居连续两周再无新增阳性感染者。而整个北蔡镇,曙光也已显现:阳性感染者从高峰时(4月12日)的单日2631例,降到5月7日的41例,划出了一道陡峭的下行曲线。

  为了最后清零,北蔡正在攻坚!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最近召开会议指出,我们打赢了武汉保卫战,也一定能够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在北蔡攻坚战中,既有市区两级党组织的调兵遣将,又有全镇100多个临时党支部的坚实支撑。既能看到外来力量的倾力增援,又能看到本地居民的积极自救……从慌乱到有序,从拔点到清面,北蔡在上下勠力同心、并肩作战中扭转被动局面,“北蔡方案”也被浦东新区推广到其他疫情严重的街镇,成为“大上海保卫战”的缩影。

瞄准城中村“攻堡垒”

  刚砌好的隔离围墙、已经关闭的公共厕所、贴着封条的村居……紧挨着上海最大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联勤村,是北蔡的九个“城中村”之一。

  “我们这个村总共不到3000人,其中将近3/4是外地人,多数是上农批里的经营户、快递小哥、家政服务人员,等等。由于人口流动性大、集中居住现象比较突出,累计报告的阳性感染者达到1000多人,占了全村人口的1/3。”对于这些数字,联勤村党总支书记沈宰元记得很清楚。

  压力最大的时刻,出现在4月初。联勤村的村委会里,也出现了感染现象。11名社工中,两人在家隔离,两人被送到了方舱医院。经过综合评估,在浦东新区防控办支持下,4月16日晚间联勤村全体村民分批次乘坐公交车转运撤出,作为密接人员在酒店集中隔离,有关部门随后对村宅开展整体环境消杀。

  毫无疑问,居住环境复杂、卫生条件较差的“城中村”,是北蔡疫情防控“风暴眼”的中心。上海市委派驻浦东疫情防控督导组的领导干部曾多次穿着防护服进村进户查看。他说,城中村里有不少房屋存在两三户人家共用卫生间的情况,有的甚至缺乏屋内卫生间,必须依靠公共厕所,极易造成病毒的传播和感染。

  必须攻克“城中村”这个堡垒!根据国家卫健委和上海市专家组指导形成的《浦东新区北蔡镇疫情防控社会面清零攻坚行动方案》,北蔡集中开展“城中村”卫生整治行动,除了环境消杀,村里的公共厕所也被关闭。为解决居民的如厕需求,相关部门连夜采购了上万个便携式马桶送到北蔡,仅联勤村就发了1600多个。

  马桶虽小,却折射出丰富内涵:战疫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不能顾此失彼。参与制定“北蔡方案”的一位领导干部说:“要求居民足不出户,但同时也要考虑居民吃饭、看病和心理问题,在城中村,还有如厕的问题。”在联勤村的全村环境消杀中,正体现了这种协同思维。记者看到,村外建了独立的“宠物照料爱心小屋”,由村里的兽医照料,村子进行环境消杀的同时,爱心小屋里的一只母狗还生了一窝小狗。它们即将与主人团聚。

  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归来。经过一周的隔离和消杀,从4月24日起,联勤村的村民陆续回到村里。“大家都扛过来了,回家真开心。”联勤村村民万小梅说,“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轻松,没原来那么惶恐了。”

  虽然“城中村”的感染人数大幅下滑,但防控仍不能掉以轻心。近期,东方医院南院内镜中心护士长倪燕丽一直在负责北蔡镇杨桥村的核酸采样工作。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医护人员坐上电动三轮车、挎上自制的物资袋、开着大喇叭,在村庄中来回穿梭。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们都是把三轮车开到每家每户门口采样,基本做到‘居民不动大白动’,以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倪燕丽说。

  北蔡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宋徽江谈起最艰难的时刻,感慨万千:滂沱大雨中,做完核酸采样的医护人员回到医院,防护服都湿透了,很多人抱头痛哭……这家医院累计有47个工作人员属于无症状感染者,解除隔离出来,没有一个人回家,第二天全部继续投入到采样工作。连日苦战,大家眼看着消瘦了,而宋徽江本人瘦了25斤。

  苦战是有价值的。目前在北蔡,御桥、联勤等“城中村”已经连续多日清零。基于“城中村”拔点清零经验形成的“北蔡方案”,4月18日开始在浦东全区推广。

党组织发挥“主心骨”作用

  担任北蔡镇党委副书记的徐政伟,目前有一个新的头衔:北蔡镇中界村驻村指导员。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驻扎在村里,统筹各种资源,协助村委会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在浦东新区,人口达30万的北蔡是有名的大镇。而在北蔡,面积1.25平方公里、人口达1.4万(外来人口1.2万)的中界村,又是其中的一个大村。高峰时刻,这个村一天报告了几百例阳性感染者。看到这个数字,村党总支书记几乎哭了出来:“上级要求的都对,但我们现在就是做不到。”

  关键时刻,党的执政体系上的各层“链条”全面转动起来。从4月8日开始,上海市委派驻浦东疫情防控督导组成立北蔡清零攻坚工作专班,上海市委组织部、市级机关工作党委、国资委党委向北蔡派出了一支100人左右的上海抗疫党员突击队,浦东新区区委也派出工作指导组进驻北蔡,后又升级为“攻坚行动临时党委”。

  现任北蔡镇党委书记的张伟国就是“临时党委”中的一员。在北蔡镇原党委书记、镇长因为履职不力被双双免职后,张伟国临危受命,接过了这一重担,开启了连续好几天连轴转、每天凌晨两三点还在部署工作的节奏。

  上任之初,张伟国一度夜不能寐,尤其是4月上旬那段日子,每天新增上千例阳性感染者,盯着数字,他心急如焚。但张伟国明白,光靠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落实“攻坚行动方案”,才能扭转被动局面。

  按照上海市委派驻浦东疫情防控督导组的分析,要打赢北蔡这场攻坚战,必须做到四个更:更强的组织、更快的速度(核酸检测)、更严的管控(既守“村门”又守“宅门”)和更优的服务(生活物资供应保障和就医配药保障)。其中,更强的组织是重中之重。

  调动一切力量支援基层,把基层打造成疫情防控的战斗堡垒,这是上海市区两级党委的共识。徐政伟所在的中界村,就有上海市委组织部、浦东新区区委组织部支援的14名干部、北蔡镇派来的7名干部,连同村“两委”班子、向村里报到的党员志愿者、公安、城管和特保队伍,共同构成了中界村抗疫的“基本盘”。

  “把党建和防疫工作充分融合起来,有了组织力的保障,疫情防控就不是打乱仗。”徐政伟说,按照疫情防控安排,下沉的干部中有人负责核酸检测,有人负责道口、街面的人员管控,有人负责转运点的密接人员管理,每个人都要定岗、定责。同时,进一步缩小管理单元,在原有的村、小组基础上,根据居住分布情况,每十几户人家再推选一位“宅基长”,相当于社区里的“楼长”。“这样更加符合流行病学调查管理规律,更有利于筑牢防控屏障。”

发动广大群众“打硬仗”

  “各位邻居好!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本小区已经连续13天全阴,7号楼也将于近日解封……我们代表景泰嘉苑小区临时党支部以及全体志愿者,向所有的邻居表示感谢。”近日,在北蔡镇景泰嘉苑小区的业主群里,贴出这么一封公开信。

  发这封公开信的,是景泰嘉苑临时党支部书记吕卿。在单位,他是浦东新区区委统战部办公室主任;在小区,他是党员志愿者团队的临时召集人。

  景泰嘉苑小区居民不到200户,共计约560人。社区不大,但因为房龄较老,物业管理相对薄弱。3月28日起,景泰嘉苑核酸混检出现三管异常,随后有居民陆续确诊。在此之前,景泰嘉苑所属的居委会又被封在另外一个小区,一时间这个小区几乎失去了所有来自外部的管理力量。

  作为共产党员,吕卿明白自己必须站出来亮明身份,发动小区居民一起自救。扩充志愿者团队,就是自救行动的关键一步。

  通过在业主群里发通知,吕卿很快招募到了60多个志愿者。在和居委会讨论之后,这些志愿者被分为关爱组、核酸组、快递组、物资组、消杀组及配药组等六个小组。

  特殊时期,每个志愿者小组都发挥了自己的独特作用。比如关爱组就要考虑小区内的独居老人,最初拿到的名单是20户,通过挨家挨户摸排,最终确定小区内共有34户重点关注家庭;核酸组不断优化核酸检测线路,确保人员不交叉、不经过涉阳楼栋,全员核酸筛查耗时也从最初的三小时缩短到现在的一个半小时;物资组则担任全小区的生活“大管家”,按照“质量第一”的原则,组织居民有序团购,一个月下来团购流水达到30万元,没有一笔坏账,“按照既有的操作流程,开个公司都没问题”……

  一个多月干下来,让吕卿高兴的是,4月13日之后,小区里再也没有出现阳性感染者。微信群里,紧张和抱怨的语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邻里之间的劝慰与鼓励。在志愿活动中,小区的各种“能人”踊跃报名参与。前不久,志愿者关爱小组为居民提供免费理发的“升级版”服务,站出来当理发师的,居然有一名法官和一名金融机构管理人员。

  实践证明:小区规范管理,是清零的源头。一个个小区清零了,才有北蔡镇的清零。但小区规范管理,光有制度还不行,还得有遵守制度的居民。

  绿川一居曾是北蔡疫情最为严重的社区之一,制度规定:封控区域足不出户、禁止非正规渠道团购,但个别居民置之不理,有的团购商品未经消杀就直接入户,还有的出门遛狗、下楼打羽毛球,志愿者没有执法权,见状只能反复劝说。大家商议,成立了监督曝光组,将个别居民的违规行为发到业主群。这些居民看到自己的行为被曝光后,开始遵守各项规定,社区局面也逐渐好转。

  曾经发出求助信的御桥六居,在连续两周无新增之后,也发出了这样的居民公约:“提高警惕,共同维护小区安全。”

  立足自救,守护家园!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上海工作组多次来到北蔡指导工作,市里派来了党员突击队,外省医护人士倾力支援,众多民营医疗机构也派出203名医护人员入驻北蔡,已完成近30万人次的核酸采样服务,还有上海浙江商会的70多家成员企业结对北蔡的70个村居进行帮助……但发动居民自救,更重要。

  “把北蔡从失控边缘拉回来,上海市委、浦东新区区委的关心支持很重要,但关键还是把基层党组织发动起来、把群众发动起来。”上海市委派驻浦东疫情防控督导组北蔡专班相关负责人说,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抗疫伟力存在于人民群众中,为了人民也必须紧紧依靠人民。

  浦东新区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戚玉霞说,目前在北蔡,除了临时党委、三大镇管社区的临时党总支,还建立了145个临时党支部覆盖各村和住宅小区。“通过这些党组织、党员,把志愿者和群众发动起来,把自治共治的力量激发出来,才有可能打赢北蔡攻坚战。”

  在吕卿看来,经此一役,他对基层治理也有了更深的思考,“一个社区的自治共治,必须有中坚力量支撑。这次战疫中站出来的很多党员、志愿者,都是中青年,他们既有意愿又有能力,未来能不能在小区的业委会和楼组长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值得进一步思考。”

  加快城中村改造治理,加快一个个小区规范管理,加快社会面清零,经历了暴风雨后的北蔡,正在渐渐恢复元气。

  曙光已经显现,北蔡已发起清零总攻,“大上海保卫战”一定能迎来最终的胜利。

责任编辑: 冯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