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袁思陶]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新华网书画频道艺术名家高端访谈栏目。今天非常高兴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人大教科文卫专门委员会委员许江院长。许院长您好![ 2014-09-29 09:13 ]


[许江]

你好!新华网的网友们大家好![ 2014-09-29 09:13 ]


[主持人]

我们知道目前您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大型展览“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已盛大开幕,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次展览的情况吧。[ 2014-09-29 09:14 ]


[许江]

我画葵有11个年头,2006年在中国美术馆有过一次展览,那个展览里面就有葵。时隔8年,我又在北京国博办这样一个大型的展览。国博是最高的艺术殿堂之一,是我们这种艺术家都向往的地方,能够在这个地方办展览,我们感觉到既高兴又有压力。[ 2014-09-29 09:17 ]


[许江]

这次国博对我的展览非常重视,给予了很好的空间,首先是把入门处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长廊中央,摆放了4680枝“葵”和“莲”在那里展出,形成长达30多米的葵林,黑色的葵林中间还有仿佛像火焰一样燃烧着的红色的葵,这就在一段时间里构成了一道长廊上的风景,成为人们来国博参观、回望大会堂时必然会看到的东西。[ 2014-09-29 09:18 ]


[许江]

另外还有南边三个厅展览的空间非常大。第一个展厅用屏风的形式,有九个屏,每幅屏上都有一附巨幅的油画。这些油画挂在屏风上就像一道道高墙或者层叠的葵山,形成了这个展厅中的独特的观望方式。南三展厅和南二展厅还不一样,它是把油画做成长的条桌,每个条桌上有一个“葵园”,一共18幅,形成一个“葵平线”。南四展厅中间主要是有40个铜雕的向日葵,每个都不一样,周围是远望葵园的水彩。这三个展厅把油画、雕塑、水彩通过墙上悬挂的方式、台上阅读的方式等,不同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2014-09-29 09:21 ]


[主持人]

您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览的时候,大家更熟悉的还是您画葵的油画。而今天您带到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则是一个集油画、雕塑和水彩以及一部分装置艺术在内的综合展览?[ 2014-09-29 09:22 ]


[许江]

对,还有琉璃这一类的。[ 2014-09-29 09:23 ]


[主持人]

不管是什么样的表现形式,最后题材还是葵,请您跟广大网友介绍一下,为什么从这个角度设置展览?[ 2014-09-29 09:24 ]


[许江]

因为我画葵不仅是画葵的风景,葵对我来说更是一种青春的记忆,也是我自己成长、磨炼的一个载体,更重要的是在葵里头我寄予了我们这代人的一种精神图像。所以我想除了画面上的葵之外,我要把这个葵高度地洗练出来,让它把周围不需要的东西都消除掉。葵便作为我们视觉上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形象呈现了出来。[ 2014-09-29 09:26 ]


[主持人]

把它精神化。[ 2014-09-29 09:26 ]


[许江]

对,精神化、单纯化,产生一种强烈的形象。所以不仅是绘画,也会用到雕塑,雕塑也不仅是铜雕,还有琉璃。呈现出来的,不仅会有一片葵林,还会有一株株的葵盘。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材料、不同的观看方式来诠释葵这样一个物种,以及这个物种后面包含的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心灵。[ 2014-09-29 09:29 ]


[主持人]

您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讲到过,您通过葵承载时代变化的使命,而且通过葵让观者能够理解葵所涵盖的精神图像,那您所指的精神图像具体指哪部分?[ 2014-09-29 09:29 ]


[许江]

因为我们这代人是向阳花开的一代人,所以葵这个物种对我们来说远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种,它后面记载着我们太多的青春记忆,所以文学家余华才会说“葵是让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热泪盈眶的青春意象。我们百感交集地聚集在许江的葵园下,这是一代人共同的记忆”。我这次展览的题目叫作“东方葵”。为什么叫东方葵呢?实际上东方葵是指我们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尤其是经历了文革之后、和我们共和国共同成长与崛起的这一代人。如何通过葵这样一个意象来表达这一代人的身份、这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这一代人饱受磨炼的价值观,将之整个地表现出来?最终把这一代人所具有的那种历史性,通过一个大家都有切身体验和经历的、都熟悉的这样一个物种、这样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形象来表达出来,这是“东方葵”这个展览所希望达到的。[ 2014-09-29 09:36 ]


[主持人]

事实上在美术史上,梵高也擅画向日葵。请您把您的葵和梵高的葵,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一下诠释。[ 2014-09-29 09:37 ]


[许江]

许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梵高是一个天才型的艺术家,他无论画大地还是葵都很有名。然而,他画的葵是被摘下来插在瓶子里、放在桌子上的……[ 2014-09-29 09:39 ]


[主持人]

脱离了大地?[ 2014-09-29 09:39 ]


[许江]

不能简单说它脱离了大地,但是它的形态是不一样的。梵高的葵是观赏对象,而我的葵园是大地,不是风景。为什么我们说它是大地呢?所谓的大地是把我们包容在其中的那个博大者,我们称为大地。我的葵园根植于这样的一个大地,而且不仅根植于这样一个大地,还把我们包容在其中,我们在里面成长。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同的地方。[ 2014-09-29 09:41 ]


[主持人]

这可能也是东西方艺术对于绘画、对于静物、对于一个植物不同的态度,您没有把它从大地上给它剥离出来,而是让它成长在大地中间,它的精神寓意和摘到瓶子里面的葵就会有不同的解读。[ 2014-09-29 09:41 ]


[许江]

你这个解释很好。但是我们也不能说梵高的葵就完全隔离了大地,也许他有一种情感的表达。但是我和他不同的是我的葵园始终有一种群体性。你看梵高的葵是火热的、燃烧的,它深刻地表达了葵的趋光性。我的葵也在表达这种趋光性。但不同的是他的葵是一朵朵的葵,我的是群体的葵,这是中国这代人所特有的整体性。我们曾经唱同样的歌,穿同样的衣服,走同样的路,我们是在这个时代成长出来的,跟着祖国经历了一次次的解放,经历了一次次的开拓,这样一种整体性可能没有这样一种经历的亲历者很难有这样切身的体会。但是如果把这些老葵们召集在一起,他一眼就能从这个群体的葵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想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历,我就希望能够把这种整体性变化成一种一眼可以看到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一方面唤起一代人共同的记忆,另一方面又真实地把这一代人的集体表情、集体气息、集体情感变成一个可视的东西。通过这个可视的东西大家内在的激情能够被重新点燃,心中能够“荡气”回响。[ 2014-09-29 09:44 ]


[主持人]

我们知道许江院长您艺术的成长经历是跨越东西的,而且您本身也在德国留学过,而我们这次的展览又取名为“东方葵”,请您结合东方葵的寓意,解读一下中西方文化的融合在您艺术中的表达。[ 2014-09-29 09:47 ]


[许江]

您刚才问的问题以及相关的思考是这次东方葵筹办以来,我觉得做的最好的一个梳理和提升。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是我们从小的教育,我们有一种信念,就是东方日出的信念,这种东方日出的信念深刻地塑造了我们,这是我们真正向往的东西。[ 2014-09-29 09:48 ]


[主持人]

流淌在血液里?[ 2014-09-29 09:49 ]


[许江]

对,流淌在血液里。哪怕我们的青春少年曾经荒芜过;哪怕我们打开国门、面对西方,五彩缤纷的西方给我们带来多少的压力;哪怕我们曾经孤独地置身于西方潜心学习的岁月——在所有的这些时候,我们的心中始终想的仍然是那个东方。所以我们始终怀揣着东方日出的信念,始终有一种东方既白的向往。所以你看改革开放之后我们有条件到西方学习,无论在西方长期的学习还是短暂的逗留,我们都是希望从西方那里获得一些有益的经验,始终想的是为东方带回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我们实际上走的是一条“向西归东”的道路。所以东方葵实际上揭示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命运,这个历史命运就是重返东方、重归东方。这个主题我觉得在这次画展中得到了比较好的展示。[ 2014-09-29 10:11 ]


[主持人]

也就是说在您自己个人创作葵的历史中,或者说是在您个人艺术的创作中,葵是能够最好地代表您东西方文化结合的思想的载体吗?[ 2014-09-29 10:12 ]


[许江]

是,因为葵这个物种非常坚韧,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我到德累斯顿办展的时候,德国人跟我讲在他们印象中葵是非常坚韧的植物。大家只看到漂亮的葵园,阳光灿烂,众声喧哗,但实际上它往往是生长在非常贫瘠的土地上的。你想种其他东西,你可以先种几年葵,葵是拓荒者,它用坚强的身躯改善土壤。而且葵无论是在西方的《圣经》里,还是东方很多民间的传说里面,始终是用来代表天地之间看不到的东西或联系,看不到的那个热能在葵这个物种上得以展示。所以,葵又往往让我们想到“忠诚”、“向往”这样一系列的内在的意志。因此我们可以说,葵有很饱满的内涵。[ 2014-09-29 10:16 ]


[许江]

葵的外在既有曾经辉煌的东西,也有老葵抱着葵盘坚守的沧桑的样子,所有这些都感动着我们,觉得特别能够把我们这代人的内心、把我们30多年来的成长历程给展示出来。我们也曾经有过向阳花开灿烂的时候,今天也慢慢地正在饱经沧桑,又像秋葵一样怀抱着葵盘有些残破,但是仍然充满理想、仍然坚强。所以葵是特别能够映照我们内在的一些坚守的东西,和我们这一代经历了文革、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人所形成的这种雄壮、刚烈、沉重的表情形成一个呼应。我们能够深入到葵的内部去重新生长,展示我们内在的情怀。[ 2014-09-29 10:25 ]


[主持人]

许江院长,请问您作为一名杰出的艺术家,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趋势有什么样的看法?您个人的艺术作品已经发挥了很好的诠释作用,但是放大到整个艺术生态,您认为当下的中国艺术应该往哪些方面发展?[ 2014-09-29 10:28 ]


[许江]

今天一方面中国正行走在一个民族崛起、广受世界关注的时代;另一方面,今天的社会空前的全球化,我们今天的大数据、互联网、新媒体已经使我们这个世界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互相之间交流的工具越来越多,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艺术实际上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实际上,我们的绘画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传统的艺术表达的形式。今天新的技术媒体已然诞生,这个技术媒体不仅为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是它通过这些方式正在悄然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感性方式。我们对图象的理解已经渐渐被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绘画还能做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2014-09-29 10:29 ]


[许江]

我个人觉得,在今天当我们无论是坚守绘画也好,还是从事新的媒体艺术也好,很重要的就是要有一种很好的、关于艺术的感受力。我们今天拿着手机迅速地拍摄所有的东西,实际上我们是否真的看到了这些东西?我们真正看到了这些东西内在的那种内涵、那种精神吗?真正了解了我们和这个事物之间的联系吗?或者这个事物如此这般形成它背后整体的关系,我们都了解吗?这种思索不会因为我们工具的方便变得可以省略,甚至在今天这些东西变得更重要了。在所有的这些追问当中,都跟我们观看的感受力有关。[ 2014-09-29 10:31 ]


[主持人]

也就是说艺术家本源的感受力。[ 2014-09-29 10:31 ]


[许江]

那这些感受力在哪里?传统的感受力通过这双手创造了书法、书画。这双手向外联系工具,向内联系内心,形成了“心连手合一”的很重要的表达方式,感动着大家。因此,我们今天一定要重视这双手的价值。因为我们今天已经太方便、太快了,所有的摄影载体都是手指。一个手指的滑动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实现了,只要你需要你可以在电脑上进行许许多多的变化。但所有的这些变化、所有的方便模式,都把我们的视觉给简化了。视觉慢慢可以不用通过我们的肉身,很方便地就展示出来。但恰恰这种省略、这种不通过我们的肉身的反应简便地实现出来的图像,有多大成分上能够传达我们内心的感情?这是存疑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维系这双手的能力、表达力,通过这双手来维系我们的感受力?我觉得是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是我们艺术家所能做的重要的事情。[ 2014-09-29 10:35 ]


[许江]

所以,你看我们美院的学生进校,我们始终要告诉他艺术的学习就是通过一门技艺的学习来训练手,使你了解人和记忆的关系、人和手的关系。这不是嘴巴上说的,是真的通过一门技艺的学习和锤炼,甚至是旷日持久的锤炼才能达到的这样一种心灵和手、人和世界的体认。通过这种上手的锤炼,才能培养一个艺术家一个基本的东西。无论将来你从事新的媒体还是传统的艺术,这样一种感受力以及这样一种感受力维系下的心灵都是最关键的。[ 2014-09-29 10:37 ]


[主持人]

也是最大的核心。[ 2014-09-29 10:38 ]


[许江]

在媒体时代的今天,我们用电脑很快很方便,但是他那种感受力的培养或者他内心里面所埋藏着的隐匿着的那些潜能,如何能够得到很好地“打开”?这是我们今天所要关注的。[ 2014-09-29 10:38 ]


[主持人]

许院长讲得很好。您这次东方葵的展览,从您原先单纯使用油画的形式,拓展到现在这样一个丰富的表现形式,我相信也是您对当下这个时代的一个回馈和反映。[ 2014-09-29 10:40 ]


[许江]

是的。[ 2014-09-29 10:40 ]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中国美术学院1928年由蔡元培先生创办,是中国第一所国立美院,有着很悠久的历史。现在您是中国美院的掌门人,请您谈谈中国美院近年来在教育方面有什么大的举措?[ 2014-09-29 10:41 ]


[许江]

中国美院确实是1928年由蔡元培先生创办的国立艺术院。这所学院,我个人觉得和一般很多中国传统的学院不一样。这所学院一建立的时候,就有明确的宗旨。这在中国的大学里是很少有的。建院的时候就提出24个字:整理中国艺术,介绍西方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这24个字,我觉得是不会被时间埋没的,一直到今天仍然有明确的历史使命。所以,这所学院一直有用美的心唤醒人心的宗旨和使命精神,而且这所学院又始终在西湖这个活的历史、活的山水边上形成了特有的诗性精神、方法精神,所以它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学院。[ 2014-09-29 10:43 ]


[许江]

到了新世纪,我们来拓展这个学院。如何继承这些传统并且有所发展?它不能是一个简单的扩招、变大,然后向政府要很多钱,把它建得很漂亮,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最重要的大学的建造,是要在大学里头建一个环境,建一个西湖那样的环境,让同学在这里远望活的山水。该如何建立一个心灵和校园共同发展的学院?秉着这样的思想,我们从新世纪到2007年建设了象山校园,以一种“大学望境”的理想来打造这个象山校园。校园的设计者王澍获得了普利策建筑奖,我们学校的建筑一下子名满中国,甚至名满世界。大家很好奇,觉得这是一个建筑的传奇,它里面有很多传奇的语言,对它复活了中国传统的方式很感兴趣。但实际上,这个校园的灵魂是“望境”,是这个“望境”的思想。在这个思想下所有的门窗、走廊、高台都是一个独特的界面,同学们在这里朝朝暮暮远往青山,会慢慢理解岁月的内涵,会在青山深处望到遥远的自己。我相信这种“望境”的思想不仅仅是校园的建造,而是一种灵魂的摇篮,这是我们大学建造的非常重要的思想。[ 2014-09-29 10:49 ]


[许江]

另外,我们今天的青年来到这样一所学校都很激动。而学校该用怎样的方式养成他们好的习惯呢?我们提出了“劳作上手、读书养心”的口号。这个“劳作上手”就是刚才我讲的,让同学们在艺术的实践中不断劳作,把技艺掌握在手上。同时,我们非常强调的是,今天的孩子因为他们学习艺术的经历并不是很长,在一个很短的学习经历之后他们迅速地进了学校,该让他们如何理解艺术?如何理解中国传统的艺术思想呢?这是我们“上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内容。所以我们强调一些最基础的中国文化的学习。比如书法,今年进校的同学每个人,学校都将送给他两只毛笔:一枝狼毫、一枝兼毫,以及几百张纸。更重要的是还送《千字文》,让他们学习《千字文》理解中国文化,并且临摹《千字文》之书。通过毛笔的书写,了解中国传统的思想,我们并不是要培养书法家,而是通过书写让他们了解中国传统的内涵思想,使之能够活在他们自己的肉身行为当中。从这个角度来训练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感受力。读书养心——我们给同学开书单、送笔记本,要求他们读书、写读书心得,然后在这个“望境”当中不断地读书,不断地高台眺望,这样能够养育他们的内心,这样的生活方式对孩子的成长和校风的养成是极为重要的。[ 2014-09-29 11:05 ]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中国美院从林风眠担任第一任院长起,后来陆续诞生了吴冠中等享誉国际的艺术大师,什么样的精神能够让中国美院诞生这么多在国际上享誉驰名的大师?[ 2014-09-29 11:06 ]


[许江]

我觉得这个学校很重要的是始终没有离开西湖的氛围和周遭。西湖的历史对这些学生心灵的培养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我刚才所讲的“望境”,这个“望境”超过了你的课堂和画架,它潜移默化地在你的心中种下了艺术的感受力、诗话的精神,进而种下了你对自己的要求,对自己自我培养、自我成长的要求。 今天我们可以读到吴冠中先生很多的文字。事实上,吴冠中早在他1938年做学生的时候,他在学校里给当时的老师吴大羽写的书信,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第一,毛笔字写得很好,很有文才;第二,他们真的在燃烧着一种激情,在38年、39年那样一个奔波、迁徙的岁月中,始终想着校园的火种,想着年轻人激情向上的东西。这种自我组织、自我完善的精神,是这个学校的学风所养成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最可贵的。所以,这个学校会自己培养出很多的大师,学生自己会找到和这个学校之间的关系,自己会重建一个自我发展的土壤。[ 2014-09-29 11:12 ]


[主持人]

我们最后一个问题,想请许院长聊一下,中国艺术发展到当代,本身在林风眠先生时期就提出了艺术和大众的关系、大众审美的关系,包括蔡元培先生也提出过“以美育代宗教”这样的观点。您作为一个艺术家,同时也作为中国美协的副主席,您认为艺术发展到当代,对大众审美应该具有哪些责任?还有,在当下很繁杂、经济很混乱、艺术市场也非常鱼目混杂的情况下,艺术还有没有社会担当的责任,以及对大众审美的作用?[ 2014-09-29 11:17 ]


[许江]

我觉得今天社会艺术传播的渠道已经非常丰富,大众接触艺术的可能性已经很多。但是在这里面,我的建议是:我们今天是一个图像的时代,每天有数以亿万计的图像诞生,每个人自己还可以创造图像。在这样一个汪洋大海当中,我相信它们仍然有优劣,仍然有精华,我们怎么去腐存真、去伪存真,把真正好的东西留下来养育我们的心灵?我想是这个汪洋大海时代,所必须面对的。所以在这里面,我始终觉得提议大家,不要过于受到照片和我们摄影图像的影响,因为照片和摄影图像太容易了,它并不能完整地表现我们视觉创造的诸多的内涵。比方我们说绘画,绘画是什么?绘画不是那么快的,是我们和世界共同成长、共同塑造的一个过程。因为我们画一把椅子,可能把它画高了我们要改低,把它画低了又改高。在这样一个不断修改的过程中,人和世界共在,形成对话互相修整,这样一个缓慢的过程,是一个真正的艺术了解的过程,它不是现成的。[ 2014-09-29 11:20 ]


[许江]

因此,在今天,我们要警惕那种对于照片过分依赖,甚至用照片的观看来代替我们眼睛的观看,用照片的造型代替绘画造型的这样的一些形式。要真正能够了解照片看到的那个世界,它的背后是什么?我们绘画是为什么能够这样画的,它的语言、它的表情,它所表现的东方为什么是这样的?我们的笔墨,东方人的色彩有什么样的特点?我想如果我们能够超越图像的表象,去追问图像为什么会这样?我们面对日出,思考太阳为什么会这样升起,以及天地之间的诸多的关系,进而再追问我们自己等等,去超越这个图像。我觉得这样,大众会更能够把握艺术的内涵和真谛,自己的艺术修养也能够更高,如此我们整个民族的艺术审美、艺术水准就能够提高,就能够真正达到蔡元培先生当年所说的“以美育代宗教”的理想和希望。我们把这个希望叫作“西湖美育”,这个内涵就是要用真正美的东西开启人心、提升人心,而不是用我们的艺术创造去迁就大家。[ 2014-09-29 11:27 ]


[许江]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经常讲消费、娱乐,这是值得警惕的。因此真正好的东西不是消费的关系,它是对你心灵的一个哺育过程、是对你心灵成长必须的东西。它不是消费,那是一个伟大的力量,不是用消费能够囊括的,也不是简单的娱乐,是一种心灵的哺育。我想,在今天对民族的心灵哺育,艺术家是不能回避的,艺术家要有所担当。艺术品真正的价值绝对不在拍卖场、市场,那个可能是一方面的问题,但绝不是它真正的目的。艺术真正的目的在于人心,在于它能不能为我们这个时代、为我们这个民族树立起一个高度,为大家的心灵树立起一个高度。[ 2014-09-29 11:29 ]


[主持人]

非常精彩。各位网友,非常感谢许江院长给我们带来一场非常精彩的访谈!欢迎大家在国庆期间,一直到11月15日之前,到中国国家博物馆观看“东方葵——许江艺术展”,近距离接触许江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艺术享受。本次访谈到此结束,谢谢![ 2014-09-29 11:30 ]


[许江]

谢谢大家![ 2014-09-29 1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