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司法公开是法治中国的重要标志。伴随着一项项司法体制改革举措的相继出台,我国司法公开全面提速。从薄熙来案庭审微博直播到裁判文书全面上网,审判机关的司法活动通过网络、微博、微信等渠道接受公众监督,司法与公众的距离正在拉近。[ 2014-10-17 14:12 ]


[主持人]

10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全国3000多名法院新闻发言人的名录、照片、电话和邮箱。其中一位我们把他请到了演播室,他就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新闻发言人安凤德。安主任,欢迎您。[ 2014-10-17 14:12 ]


[安凤德]

谢谢。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特别高兴能来到新华网作客。[ 2014-10-17 14:12 ]


[主持人]

非常欢迎安主任来到新华网访谈间。近几年来,公众对司法公开的期待和要求日益强烈,法院系统回应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的意识也越来越强,方式也越来越灵活多样。有的是通过网络、微博、微信进行公开,有的是通过裁判文书上网公开,有的是通过新闻发言人制度定期公开重要的司法信息。[ 2014-10-17 14:13 ]


[主持人]

比如说,今天上午,北京高院就刚刚举行了一场关于司法网络拍卖的新闻发布会。请安主任先介绍一下,北京市是怎样设计和推进司法公开的步骤和进程的,具体做了哪些事?[ 2014-10-17 14:14 ]


[安凤德]

北京市在这方面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完善司法公开的制度,推进司法公开是人民法院依法履行审判职责的必然要求,也是满足社会公众司法知情权的需求。是实现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的一个重要途径。[ 2014-10-17 14:15 ]


[安凤德]

北京法院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司法公开的工作,从2002年开始就开通了互联网站,2003年率先在网上公开了知识产权案件的裁判文书,同时开展了一些庭审网络直播活动。这些活动应该说都是远远走在了全国前面。[ 2014-10-17 14:15 ]


[安凤德]

特别是去年以来,北京法院专门成立了关于司法公开工作的领导小组,这是按照中央和最高法院的要求,尤其是关于推进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方面的要求,以及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关于加快建设三大平台、全面深化司法公开的要求,积极将司法公开作为推进司法规范化建设、促进司法公正效率和提升审判管理水平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2014-10-17 14:15 ]


[安凤德]

去年6月份,我们推出了北京高院官方微博平台。去年年底到今年相继推出了北京法院的审判信息网,这个网是在北京法院网的基础上又推出的一个专门公开司法审判信息的网站。此外,我们还开辟了诉讼服务平台、手机APP程序等信息化公开渠道。[ 2014-10-17 14:16 ]


[安凤德]

今年1月1号实现了生效裁判文书全部上网,7月1号实现了审判流程信息全部公开。应该说,在这方面也是在认真落实最高法院提出的三大平台公开建设的重要举措,包括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这三大平台的建设。[ 2014-10-17 14:16 ]


[安凤德]

同时我们也公开了一些关于失信被执行人、限制出境、限制高消费、限制招投标、被执行人的信息,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社会公众对这些也非常欢迎。可以说基本完成了最高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公开、审判流程公开和执行信息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任务,也充分展示了北京法院公开透明、阳光司法和接受监督的信心和有关情况。[ 2014-10-17 14:16 ]


[主持人]

公众对司法公开的期待和要求正在增强,而法院对这些热点的问题意识越来越高也在逐步提高,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您对这方面的工作最初是怎样考虑的?[ 2014-10-17 14:17 ]


[安凤德]

在公开方面,人民法院很早就提出践行司法为民、公正司法、推进司法公开,这么多年来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来,从社会公众认知的程度和角度来说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社会公众对司法知情权的了解、需求还是非常强烈的,也需要迫切地了解法院的司法方面情况。[ 2014-10-17 14:17 ]


[安凤德]

究其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公众接受信息的方式和兴趣点也在不断变化,跟过去传统的新闻宣传方式形成巨大的反差,以至形成两个互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认知域和舆论场。[ 2014-10-17 14:17 ]


[安凤德]

因此,如何准确把握当前人民法院所处的舆论环境,及时更新法院信息的传播理念,用人民群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来展示法院的做法和努力,成为破解法院司法形象困境的一个当务之急。[ 2014-10-17 14:18 ]


[主持人]

我们知道,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曾经说过,司法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那么在您的实际工作中,是怎样把握及时公开、全面公开的要求的?[ 2014-10-17 14:18 ]


[安凤德]

总体上可以说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如同阳光一样。在大的原则之下,总的要求是要进行公开,不公开是一种特例。在选择公开的过程中,我们也想把社会公众最关注的一些案件、热点向公众推出,更好地回应人民群众的一些关切。[ 2014-10-17 14:21 ]


[主持人]

在这里能不能给我们大家举个例子,比如什么样的案件是可以公开、能够公开的?[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发生的首都机场爆炸案,在首都尤其是机场这样的重要场所发生的公共事件,社会各方面都特别关注。我们也应社会关注,把这个案件向社会通过微博的形式全面公开。[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再有涉及到一些名人,比如李代沫吸毒案件,我们也把有关庭审情况、立案情况、判决情况等向社会公开。当然,这里面还有其他一些涉及到反腐败的案件,比如铁道部的系列腐败案,我们也进行了全面公开。[ 2014-10-17 14:24 ]


[主持人]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个网友们讨论热度比较高的话题。有的网友说,司法公开与隐私保护有时似乎是一对矛盾。那么应如何注意司法公开与当事人隐私保护的关系?[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网友提出的这个问题特别好。关于司法公开和隐私保护有时候确实存在一定的矛盾。世界各国对司法公开和隐私保护之间的关系也是困扰着司法机关的一个难题。既要加大司法公开的力度,又要加大对当事人隐私权的保护,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二者之间的实质是两种不同价值的冲突。隐私权和知情权都是基本的人格权,两者都应该得到保护。但是在不同的环境下,确实应该有所侧重。比如说我们审理的李某某等强奸案,其中就涉及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被害人个人隐私和满足社会公众知情权、监督权等多项权利和冲突,确实存在这个问题。[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大家知道,去年8月在备受关注的李某某等强奸案中,北京海淀法院依照法律规定是不公开审理。因为部分媒体过度炒作和个别辩护人不当的曝光案情,致使网络舆情迅速升温,甚至出现法律问题娱乐化的倾向。如何实现几个权利保障的统一,成为我们工作中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为此,北京法院在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保护被害人个人隐私不被泄露的情况下,利用北京高院的“京法网事”的官方微博,在依法公开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公开有关信息,回应社会关切。这里面有几个具体做法,第一是严格按照法律要求,对该案进行不公开的审理。在这个过程中,还对网上一些不实消息及时出面进行辟谣。第二,在依法可公开的范围内将审理程序、判决结果等最大限度的进行公开。[ 2014-10-17 14:24 ]


[安凤德]

比如在一审宣判时,我们的官方微博“京法网事”对宣判过程和宣判之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和网络访谈进行全程组合式的直播,运用新闻图片、长微博、情况通报、设置话题等多种形式,立体化的及时对外公开发布现场消息47条,受到媒体和网友广泛关注。[ 2014-10-17 14:29 ]


[安凤德]

经过统计,全部微博发出3个小时之内,相关信息就被转发了27000余次,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关注,评论和阅读人数有的甚至达到上千万人次,这也成为社会公众和新闻媒体获取庭审信息的权威来源,也防止了谣言的肆意传播。据新浪网调查显示,案件宣判之后,有86.4%的网友投票认为北京法院审判公开公正,判罚得当,也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2014-10-17 14:29 ]


[主持人]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很多媒体都介入到采访和报道。请问安主任,从司法程序角度来讲,案件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媒体可以进来进行报道?[ 2014-10-17 14:29 ]


[安凤德]

在这方面,一般一个大的原则就是我们从立案到审判以及到宣判,整个过程都是可以接受采访和报道。总的原则就是,媒体的介入不要影响审判的公正裁判和裁决,不要误导社会公众,对案件审理结果产生影响。在这些方面,我们也采取了一定措施,对有些案件在发布信息,包括接受媒体采访方面,我们会把握一个尺度。[ 2014-10-17 14:30 ]


[安凤德]

既要向社会公众公开一些应该公开的信息,人民群众关注的信息,社会方方面面关注的信息。但同时也不能把我们在审理过程中不应该透露的一些信息、一些审判工作情况对外进行公布。从一个案子到法院立案,我们就可以接受媒体的采访和报道。[ 2014-10-17 14:30 ]


[主持人]

在公开过程中,我们会想到两个问题,一个是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另外一个是公众的知情权要求,这两者如何兼顾?[ 2014-10-17 14:30 ]


[安凤德]

不仅仅是涉及到被告人的问题,还有一些民事案件的双方当事人,也都涉及到个人隐私权等问题。在这些方面,在具体报道过程中要保护个人隐私权,不能对外公布的一律不进行公布。[ 2014-10-17 14:31 ]


[安凤德]

另外,在裁判文书上网公开方面,我们也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比如,最高法院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规定的实施意见,北京法院出台了一个实施细则,要求全市法院从今年1月1日起在互联网上全面公开裁判文书。截至目前全市法院共上网裁判文书5万余件。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我们有四种情形不对外公开。[ 2014-10-17 14:32 ]


[安凤德]

第一,涉及到国家秘密、个人隐私的,这是不能公开的。第二,涉及到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第三,以调解方式结案的。第四,涉及到其他不宜在互联网上公布的。对这些情形,我们也确实严格限制了它的一些内涵,比如说国家秘密、个人隐私以及其他不宜在互联网上公布是指什么。所以总的原则就是,把握好司法公开和保护当事人隐私权的这个度。[ 2014-10-17 14:32 ]


[安凤德]

刚才谈到被告人,他也有他个人的一些隐私权,不是他所有的信息、所有的情况我们都要对社会公布,与本案有直接关系的,有与犯罪事实有一些特定关系的情况,我们要进行公开,这是根据案件的审理需要。[ 2014-10-17 14:33 ]


[主持人]

公开势必会产生不同的舆论声音,作为法院来讲,如何处理屏蔽舆论场的干扰?维护司法的独立和公正呢?[ 2014-10-17 14:33 ]


[安凤德]

我们搞司法公开,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接受社会方方面面的评判和评价,回应社会公众对司法知情权的需求或者叫满足社会公众对司法知情权的需求。所以我们特别欢迎社会方方面面对司法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说绝大多数提出来的意见和建议都是积极的。[ 2014-10-17 14:36 ]


[安凤德]

有些批评意见我们也要虚心接受,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冕的态度去接受,从我们自身工作找不足、找差距。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些误解,我们应该主动跟社会公众进行交流和沟通,把误解解释开。比如有些由于条件所限,我们确实做不到或者还没有做好,我们也要跟人们解释开,待创造出条件或者条件成熟时把这些工作做好。[ 2014-10-17 14:36 ]


[主持人]

在新华网发展论坛和新华微博上,有不少网友对微博庭审直播给予点赞。也有很多网友说,微博直播很神秘。借这个机会,想请安主任给我们做些"解密",一个案件是否直播,有什么样的判断标准?微博直播是由谁来做,怎么做,过程是什么?[ 2014-10-17 14:38 ]


[安凤德]

北京高院的“京法网事”微博、刚才提到的庭审直播,这都是司法公开的重要渠道和形式。“京法网事”开通以来,确实得到了社会公众和广大网友的高度评价和认可。在这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说对大要案进行微博直播也是目前我们所做的一项重要工作,目的在于更好地回应社会关切,增强司法透明度,提高司法公信力。[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去年以来,我们先后对首都机场爆炸案、大兴摔童案、涉铁道部系列贪腐案以及秦火火寻衅滋事案、李代沫涉毒案等一大批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进行微博直播和播报,及时发布权威信息,抢占舆论先机,应该说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我们在微博直播中有一个团队,他们工作的责任心也是特别强,跟公众交流的情感还是非常深的,我们这几个同志也非常辛苦,从早到晚,24小时在维护和管理高级法院的微博。[ 2014-10-17 14:41 ]


[主持人]

目前微博的粉丝有多少?转载情况怎么样?[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粉丝人数已经达到230万,应该说粉丝数还是比较多的。目前我们在全国法院粉丝数排到第二位。[ 2014-10-17 14:41 ]


[主持人]

目前北京裁判文书公开情况怎么样?[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我们是从今年1月1号开始在互联网上全面公开裁判文书。截至目前,我们共上网裁判文书53000余件。应该说这个数量在全国法院系统还是比较高的。[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通过裁判文书上网,一方面能够提高法官的审判水平、裁判文书的水平,提高法官的素质和能力。另一方面,也把法院最重要的一个成果通过裁判文书展示出来,向社会公众进行披露,这样也达到了普及法律知识,同时把一些重大的、社会关注的案件传播出去的目的。应该说这项工作做得还是比较顺利。[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刚才已经谈到,涉及到四类情形不进行公布,这些都是从国家和当事人的角度去考虑的,不是说法院不想公布,法院不能公布也是从国家的利益和当事人的利益角度考虑的。[ 2014-10-17 14:41 ]


[主持人]

是不是所有的文书都是原封不动的上网?[ 2014-10-17 14:41 ]


[安凤德]

不是这样的。有些涉及到当事人的隐私权,对裁判文书上网我们规定了一些相应的技术处理手段。比如说要求各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时应当保留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等真实信息,但对以下三类情形,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必须采取符号代替方式,对他们的姓名进行隐匿处理。[ 2014-10-17 14:42 ]


[安凤德]

第一,婚姻家庭,继续纠纷案件中当事人和他的法定代理人,这涉及到个人隐私。第二,刑事案件中,被害人和他的法定代理人,尤其是证人和鉴定人,这涉及到保护证人的合法权益,所以要把他们隐去。第三,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及免予刑事处罚,且不属于累犯或者惯犯的被告人,因为这些犯罪人比较轻微,有的时候可能还要放在社区矫正,这样有利于这些人的改造。[ 2014-10-17 14: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