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网民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邀请到了壹基金秘书长李劲,跟我们聊聊关于公益的话题。大家都知道壹基金是我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而李劲先生又有海归背景,在国外留学回国后加入公益,在这个领域里有很多心得和体会,我想请李劲先生首先跟我们网民聊聊,壹基金成立已经将近十年了,这十年来您有什么感受和我们网民朋友分享?[ 2016-09-14 17:07 ]


[李劲]

壹基金在2007年4月份正式成立,到现在差不多有十个年头,我是在大概两年以前加入壹基金的,对壹基金这十年的历程一直很关注,毕竟我做公益十五年了。壹基金当年成立的时候,我们都认为是异军突起,不是传统的,而是新颖的组织,这十年来它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特别能够代表中国公益发展的三个阶段。[ 2016-09-14 17:08 ]


[李劲]

第一个阶段:它作为专项基金在红十字会下面,当时叫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公益计划,是一个专项基金;第二个阶段是过了一年多以后,李连杰先生在上海成立了非公募基金会,叫做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这两个,一个是项目,一个是机构,都是以李连杰先生的名字命名的;第三个阶段是2010年年底到2011年年初的时候,在深圳成立了第一家民间背景的公募基金会,在深圳落地,那时候就叫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 2016-09-14 17:51 ]


[主持人]

没有李连杰先生的名字了?这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2016-09-14 17:26 ]


[李劲]

很重要的一点是把明星发起的公益机构变成一个真正的公益、公众的机构,个人色彩要去掉。我们要专心地把它变成一个公募的公共机构,这时候也请了很多一流的企业家来加入,当然他们也带来了很多现代企业管理思维。[ 2016-09-14 17:26 ]


[李劲]

这个过程中,十年来看起来从一个专项基金到一个非公募的基金会,再到深圳落地为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其实就是一个从具有很强个人色彩的公益机构变成一个很强民间色彩的公益组织。[ 2016-09-14 17:26 ]


[主持人]

可不可以理解为也是在转型?[ 2016-09-14 17:26 ]


[李劲]

这是很大的转型。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是由五家非公募基金会发起的,这五家分别是老牛基金会、万科基金会、万通基金会、腾讯基金会、上海李连杰公益基金会,都是大企业家发起的基金会。我当时在万通基金会做秘书长。当时壹基金的秘书长是杨鹏先生,理事会考虑他一个人忙不过来,2011年4月份开理事会,当时的王石执行理事长提议说要让李劲和杨老师一起负责日常工作,其实是帮助杨鹏老师更加顺利地完成机构的转型。这个转型从管理制度上、机构定位上、人员安排上,包括办公室的设置上都是非常巨大的变化。[ 2016-09-14 17:49 ]


[主持人]

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很难理解,因为您在国内念完硕士后又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继续学习,回来对于这样的一个我们认为是精英人才加盟公益,对于很多网民来说这其实是不理解的,您自己当时有没有心里的挣扎和纠结?[ 2016-09-14 18:05 ]


[李劲]

2000年,我从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回国后,先是进入了一家国际NGO工作,后来又在联合国工作了三年,积累了很多经验。后来我加入了万通基金会,再后来加入了壹基金。我觉得只有加入本土机构才能感知中国社会发展的脉搏。所以我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前八年能够在国际组织里熏陶,后来能够在中国本土的公益组织里面一起奋斗、挣扎,一起探索,一起前瞻,是非常幸运的过程。[ 2016-09-14 18:08 ]


[主持人]

在本土的公益行业里,壹基金一直处于行业领军者的地位,因为它走在前面,用了很多创新的方法。或许对网民来说觉得对它并不了解、好神秘,它的很多作为可能同传统或者其他同行不太一样,那我觉得这一点是不是也跟您刚才提到的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海归,很多的精英人才的加盟,包括最初它的出身也有一个转型的过程,都是有关联性的?[ 2016-09-14 18:15 ]


[李劲]

有一定的关联性,壹基金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国际机构一般都有一百年或者八十年的积累,经验很丰富了,什么都有依据,到了本土组织像壹基金这样领先的组织,其实很多事情没有依据,找不到先例。 我想壹基金的“血液”就是“创新”,李连杰先生为什么立志一定要做一个公墓的基金会,他不惜动用个人关系,把马云、马化腾、牛根生这些知名的企业家凝聚在一起,这要动用他很大的资源,因为这跟他的思想和发起的初心“人人公益”是非常相关的。[ 2016-09-14 18:21 ]


[李劲]

在这个过程中“理念”是创新的,所以业务上也是创新的。很早大概2008年、2009年的时候壹基金就在做社会企业,其实社会企业可能到国内这两年才热起来,但是当时包括做小额信贷壹基金都有尝试,虽然不是每件事都很成功,而且有很多非议,你明明是做公募的,为什么做社会企业,包括管理人个人有没有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壹基金发起的时候可以选择不这样做,可以做非公募基金会或者另外的专项基金,相对就会比较简单、安全、稳定,但对中国公益的贡献就不会像今天的壹基金这样。现在壹基金真的在一些领域做出了旗舰或指标意义的尝试,这是非常重要的。[ 2016-09-14 18:29 ]


[李劲]

包括当时在深圳落地重新定位的时候,当时我在执委会,就是五家发起的非公募基金会的秘书长做执行委员会,那时候在制度上来说是要拉住秘书长,有一个平衡,因为第一次做民间基金会要足够谨慎。在那个阶段我们理事会非常清晰地说要做资助型基金会,资助型在那时候还是一个新词,壹基金非常清晰,一定要支持民间的公益组织,让他们能够成长起来,这样才能服务于更多的受益人,才能把民间的力量和活力动员起来。[ 2016-09-14 18:31 ]


[李劲]

所以,像这些思路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们说做新社群、新公益的这个项目,新兴社群比如广场舞大妈、学校妈妈群体、艺术家群体,包括传统上受益人的群体,像农民工群体,我们都让他们来参与公益,成为公益的参与人和受益者。我们说“新社群、新公益”这个口号是一脉相承的,从当年最早李先生发起壹基金的时候讲每个人、每天或每个月一块钱,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 2016-09-14 18:33 ]


[主持人]

当时这个广告还是李连杰先生亲自拍的,印象很深。[ 2016-09-14 18:34 ]


[李劲]

对,很多人印象很深,现在还是这个印象。但是这些年来,壹基金已经发展成一个高度组织化、制度化的一个现代公益组织,我们做事更有章法,但是不变的就是我们的初心,一定要动员每一个人。第二个就是创新,一定要做新的事情,不做另外一个什么东西,我要做第一个什么东西。这样的话给中国公益带来一些冲击和活力,这样的话壹基金才可以说是不辱使命或者说没有辜负当时政府和公众的期望。政府和公众真的让你来做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的时候,他肯定不希望你做另外一个什么基金会,肯定是希望做第一个的基金会。 那从现在看起来,这些年落地深圳以来,维持了全国的影响力,而且在不忘初心和创新两个角度上发展的不错。[ 2016-09-14 18:37 ]


[主持人]

一直都在往前走,而且一直都是行业的领跑者。[ 2016-09-14 18:37 ]


[李劲]

对,一直都愿意领跑、迎着风跑,因此当然也会遇到很多的困难。[ 2016-09-14 18:38 ]


[主持人]

秘书长,我特别好奇,您刚才讲到的在转型的时候有很多知名企业家的加盟,他们都是著名的、成功的企业家,我们都把他们当成名人,他们能在秘书长的协调下加盟这样一个公募基金会,有没有大家意见完全不一致,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为了某一个事情每个人几乎都各执己见很难调和?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2016-09-14 18:40 ]


[李劲]

在今年七月份的理事会上,理事会同意成立投资委员会,一个专业的投资委员会可以由内部理事和外部专家组成,决定壹基金的资产,主要是现金资产怎么样用是最审慎、最合理、最负责任的方式。所以这其实是跨越了一大步。[ 2016-09-14 18:49 ]


[李劲]

我们可以看出来这样一个比较均衡的,不是以一个人主导的现代公益组织里面在治理上其实是相对比较健康的,这些企业家们首先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我的意见应该超越其他人,他们有比较健康的议事的意识。其次,他们也很愿意坐下来听取别人的意见。然后形成了一个比较优化的意见。[ 2016-09-14 18:50 ]


[李劲]

我认为,作为一个现代公益组织来说,壹基金在治理上应该比较好地完成了从一个人主导到理事会议事的过程。现在,理事们在重要事项上已经越来越趋同了,我们确实很多的结论决策都是一致通过。如果你再看我们理事会前些年有弃权的、有反对的,现在更加趋同了。过去这五到六年以来,我觉得理事们也在学习,也在和壹基金共同进步,这是可喜的现象,他们建设性地讨论问题,以负责任的态度指导壹基金这样一个现代公益组织追求高效地服务受益人,这一点我感触很深。[ 2016-09-14 18:53 ]


[主持人]

我们通常评价一个成功的人往往他很自信,自信的过程中他必然有可能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那自信的过度膨胀就是自负,所以往往非常优秀成功的企业家有可能就像您刚才讲的能够听取别人的意见,我认为是非常可贵的。其二,有可能我们虽然参与了公益组织或者公益项目,但其实我们可能还是相对比较游离,不可能那么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因为他们本身还有别的工作在做,所以在这一点上之前我们也和很多网民都在征集问题,包括知道这次我们对壹基金的访谈很多网民对壹基金都非常好奇,好奇源于我们刚才讲的这些大佬很难和普通人做亲密深入的交流,毕竟交流的时间和内容都是有限的,所以我很好奇秘书长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样一个众人所知的光环笼罩下,您又有很多创新的思维和方法,整个过程中还有内部的公益项目,那我们单从内部的规范管理体制来讲,您的机构内部是怎么规范运作的?给我们网民揭揭密。[ 2016-09-14 18:58 ]


[李劲]

谢谢主持人的提问,这也是我做秘书长以来一直想跟各位网民和公众交流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应该把壹基金这个神秘面纱揭掉,应该充分地暴露在公众面前,因为我们是公益机构,但是壹基金这十年来的传统,有些基因也在起着作用,我们坦率地面对公众的心态也在慢慢演化,演化到今天我坐在这里接受主持人的访谈,特别是作为管理层的负责人接受访谈。以前因为媒体也都追的是马理事长、追的是李先生、王石、马云,但实际上这个机构说实话我来的第一个印象特别深刻,那就是秘书长是最没有权力的人。[ 2016-09-14 18:58 ]


[主持人]

我们一直理解秘书长应该是当家作主的。[ 2016-09-14 18:58 ]


[李劲]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一个制度框架内,所有事情的发起,不管你是进口的募资还是你出口的资金的使用,都是制度管起来的,而且秘书长在制度的顶端,他在流程的顶端最多只有否决权,而且作为秘书长会很谨慎地使用否决权,因为我们的团队从项目官员也好,从最初募集的筹资经理也好,从他那里发起的时候就已经很谨慎了,经过它团队足够多的内部讨论到了发起这个流程的时候又经过跨部门的,比如说他从筹资部门到项目部门,到财务部门,然后到法务签协议的时候,而且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是一流的机构,他们都非常审慎,所以到秘书长这里的时候,已经经过层层审核把关,但是我也不能免责,还是要谨慎地审查有没有可能出现漏洞的地方。所以为什么是一种没有权力的感觉呢?我觉得也是一种挺好的感觉,就是,不是什么事都是你自己决定的,而是你有比较成熟的团队和制度。[ 2016-09-14 19:01 ]


[主持人]

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不是你会跟他们介入的不够深入,或者对他们前期的公益项目你可能也知之甚少,然后到了你那儿你就只能签字了?[ 2016-09-14 19:06 ]


[李劲]

因为公益机构的人手也很紧张,很多事情是我要从头参与的,不管是募集还是组织项目。但是我们要尊重制度和团队,这是作为秘书长必须要有的素质。面对现代公益较为成熟的团队和组织的时候是什么心态就很重要了。壹基金目前有八十余名员工,是分在四地办公。[ 2016-09-14 19:08 ]


[主持人]

目前在深圳、北京,还有哪些地方?[ 2016-09-14 19:08 ]


[李劲]

还有上海、雅安都有办公室。可以看出我们的足迹,最后是在雅安,最初是深圳,北京是红十字时候的,上海是非公募基金时代的,各有各的定位和团队,从尊重历史和保留人才和机构资产的角度还是保留的。这样的时候这样一个发育得比较完整、制度比较清晰的组织,尊重团队、尊重制度非常重要的,但是也有自己的决断力,这时候的决断力就是有没有违反原则,只是在这个层面做一些事情或者提出一些问题来。[ 2016-09-14 19:09 ]


[李劲]

如果你真的像现代公益组织那样发展到较为成熟的阶段,秘书长可能有精力思考大的事情,这是理事长给我提出的要求,比如人才梯队的问题、最困难的创新问题,团队的事情,还有公共关系,对政府的交代、对公众的交代是秘书长的角色。[ 2016-09-14 19:10 ]


[李劲]

还有一个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我是2014年7月3日开始担任秘书长,到了8月4日就是鲁甸地震,当时是一个周日,那时候我就立刻投入一线,我刚到机构了解一线救灾团队的运作方式和合作伙伴怎么样互动,怎么和当地政府救灾力量互动,所以我8月5日凌晨就飞往鲁甸,这时候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负担,也就是说我不在办公室,这个机构能转得起来吗?事实证明没有任何负担,这个机构很成熟,各个部门能够在既定的制度框架内运转,我是很欣慰的,你的底盘稳固后,创新才有实力,创新才有底气。[ 2016-09-14 19:11 ]


[主持人]

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真正好的机构我们叫“当家人”,员工在与不在它都要保持一个良性运转和循环才是一个好的机构,但事实上很难做得到,通常核心的人走了秩序就会乱,或者做什么事情少了一个环节有可能就不像你在的时候那么顺畅,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壹基金内部管理架构还是制度很规范的,而不是因为某一个人来规范化的。[ 2016-09-14 19:13 ]


[李劲]

理事会选择所谓操盘手秘书长的时候还是很谨慎的,经过好几轮的筛选最后发现可能我相对比较合适,另外一方面就是我认为理事长马蔚华先生和发起人李连杰先生能够用现代组织的观念来发挥他们的角色。比如李连杰先生有两件事情他很坚持,第一件事就是人人公益,他本人是国际巨星但他的思路是贴近公众的,为公众服务,给公众创造参与公益的机会,他作为发起人这一点他非常支持,在我们所有工作中,在理事会上他不断强调这一点。[ 2016-09-14 19:13 ]


[李劲]

第二点他强调壹基金要与时俱进,壹基金的业务模式要和先进企业的业务模式要合在一起,现代企业能够很有效地服务于它的客户和受众,壹基金也要服务于它的客户,包括受益人和捐赠人,我们要和阿里、腾讯学习,向滴滴学习,今年年初柳青成为我们的理事。[ 2016-09-14 19:13 ]


[李劲]

在互联网时代,怎么触及我们的受益人、捐赠人,向互联网成功的企业思维模式怎么合在一起,来最大限度地动员公益支持者,最大限度地服务于我们的受益者。这是他非常坚持的,因此他特别反对用他国际巨星的名声和他的名义换取公益资源。这个风格和他前些年自己做壹基金的时候很不一样。[ 2016-09-14 19:14 ]


[主持人]

那时候壹基金还不是一个完全充分的公共机构吗?[ 2016-09-14 19:14 ]


[李劲]

对,他是属于“自带粉”的阶段,现在他只为我们最新的月捐战略站台,月捐就是稳定的、持久的捐赠。他要严格区分个人的价值和壹基金作为公益组织的价值。[ 2016-09-14 19:15 ]


[主持人]

这两者是无法严格界定开的。[ 2016-09-14 19:15 ]


[李劲]

而且现在公益市场上很多合作方还是看重壹基金所谓的名人资源,这个资源置换的方式是很多公益机构做公益的一种方式,壹基金因为有这样的资源比较会被看重,但是把它当成现代公益组织的时候,我们把核心放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上面,这个产品和服务是有专业和自律的团队带起来的。[ 2016-09-14 19:15 ]


[李劲]

刚才说的是李先生的想法和作风,马蔚华先生来了以后带来很多的活力,他是两只脚都进入公益了,一只脚在壹基金,一只脚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他带来的思想就是企业化管理,他非常明确,不会干预我们的日常运营,他定位壹基金就是CEO负责制,就是秘书长是负责人,CEO该管的就他管,理事长管大事,所以CEO负责制是他来了以后明确提出来的。[ 2016-09-14 19:16 ]


[李劲]

因为他们两位的实践现代公益组织管理的理念,使我们基金会的治理和管理层面三个架构运营得算是比较有效。比如发起人是价值观的因素;理事长是在治理层面,他也提出了他的管理思想;秘书处秘书长的运营团体。这三者之间其实处于相当平衡和健康的状态。[ 2016-09-14 19:16 ]


[李劲]

第二就是制度,制度管人,即使你是公益机构的,我们相信你们会很自律,会有很高的道德情操但是依然制度管人。这个制度管什么呢?第一制度要激励团队进取、创新;第二要防范风险,不能说你使劲往前走,你别忘了你还是一个公共机构,你跑得越快风险越大。[ 2016-09-14 19:17 ]


[李劲]

但是我们防范风险的方式不是说你停下来慢慢跑,这样风险就小了。而是要快跑、创新,还要有制度把风险控制起来,所以银行家、金融家的思维蛮清晰的,所以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强化了风控。我们是国内公益机构里面设有专门风控职位的公司。[ 2016-09-14 19:17 ]


[主持人]

专门的岗位关于风险控制防范的?那确实比较少。[ 2016-09-14 19:18 ]


[李劲]

我们和普华永道合作风控项目,很多网友不是很了解风险控制,就是把你这个机构所有的风险给诊断出来,再出一套方式把每个风险都堵住。其实道理很简单,但是真正在国内公益机构实践做的可能不太多。所以第二点就是制度管人。[ 2016-09-14 19:18 ]


[李劲]

第三就是团队和梯队。马蔚华理事长特别强调,我们要让公益组织的专业人员实现他们的人生价值、市场价值,我们应该给他们足够体面的生活,年轻人应该不仅奉献自己的青春,而且应该有比较好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他还强调梯队建设,有高级员工、中级员工有支持员工还要有一定的人才储备。[ 2016-09-14 19:20 ]


[李劲]

第四就是深入人心的文化。壹基金这十年来挺不容易的,从李先生创立到现在我们努力向现代公益组织靠近,所以在文化方面我们壹基金还是面临一些最后进行整合的过程,这也是我的重要工作之一,我们真的从名人发起的公益机构到一个现代公益组织的时候,这个文化的塑造和形成可能在比较迫切的阶段了。我们最近引入的一些同事也会在这些方面做工作。[ 2016-09-14 19:21 ]


[李劲]

所以总体来说我们可以看到这十年以来壹基金实际上早就脱离了一个明星发起的明星组织,或者说以明星为中心的这样一个组织的运行方式,而进入了一个现代公益组织的雏形,在现代企业管理思想的指导下不忘初心,在实践现代组织的管理,所以这就是您刚才说的挑战,我们是公益组织,员工来自于四面八方,你怎么形成新的凝聚力呢?[ 2016-09-14 19:22 ]


[李劲]

这也是壹基金在进一步的转身,进一步演化的过程中怎么管理团队所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觉得很有价值、很有意思的地方,因为如果壹基金能够成功的话,可能对一些其他的类似机构有很多借鉴的意义。[ 2016-09-14 19: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