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时政 > 正文
2021 10/ 23 16:31:35
来源:新华社

全球连线 | 有颗中国心的巴西老人走了,未竟之事令人动容

字体:

  新华社北京10月22日电 10月15日,巴西知名友华人士卡洛斯·塔瓦雷斯停止了心跳,享年97岁。

  这位自称有着一颗“中国心”的巴西老人,给人们留下了10本关于中国的书和1000余篇关于中国的文章。

  他曾给自己设定目标:撰写2000篇关于中国的文章。

  2019年10月,塔瓦雷斯在里约热内卢家中翻阅自己撰写的关于中国的书籍。新华社记者赵焱摄

“有颗中国心的巴西人”

  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巴西国会发表演讲。在演讲的结尾部分,习主席讲到中巴人民友好交往,特意提到“巴西一位耄耋老人卡洛斯·塔瓦雷斯说自己是‘一个有颗中国心的巴西人’”。

  习主席这样评价:“许多巴西人因为他的文字认识中国、走近中国。有人问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他说‘我只想介绍中国,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别无他图’。”

  塔瓦雷斯和中国的故事还要从50年前讲起。20世纪70年代,塔瓦雷斯任巴西全国商业联合会的外贸顾问。他在巴西美国商会的一本杂志里读到一些关于中国的内容,触发了对这个遥远东方国家的兴趣。

  1971年,他在巴西主流媒体《环球报》发表了第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那时巴西和中国尚未建交。塔瓦雷斯的报道,为巴西人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的窗。

  塔瓦雷斯和他1971年发表的文章。受访者供图

  “我觉得巴西与中国的外贸大有潜力可挖,于是我开始对这一问题展开研究。”塔瓦雷斯2019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1990年,塔瓦雷斯受新华社邀请第一次来到中国。回到巴西后,他连续发表10篇关于中国的文章,在整个拉美地区引起震动。这些文章汇集成册,形成了他第一本关于中国的书——《中国的觉醒》。

  为表彰塔瓦雷斯为发展中巴友谊所作贡献,2010年他获得中国拉丁美洲友好协会授予的“中拉友谊奖章”。

  塔瓦雷斯2010年获得“中拉友谊奖章”。新华社记者赵焱摄

  极其看重这份荣誉的他,把坐轮椅的夫人以及几十个亲属都邀请到了颁奖现场。

“有事可以随时找我”

  在半个世纪里,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经济发展都被塔瓦雷斯写于纸上、见诸报端。他不仅孜孜不倦地研究和介绍中国,还在中巴交往中发挥着纽带作用。

  中国前驻巴西大使陈笃庆与塔瓦雷斯是30年的老朋友,往来甚多。

  他回忆,2006年他赴任大使后不久,巴西一些行业中出现了“中国产品威胁论”,巴西社会对中国的负面评价也随之增多。

  出于对中国的了解和对中巴互利合作关系的信心,塔瓦雷斯主动做起了“危机公关”,利用自己的广泛人脉,在里约热内卢等多个城市邀请政商界人士与陈笃庆座谈,增进了理解和共识,扭转了不利舆论。

  中国自2009年起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巴经贸互补性不断增强。

  2008年,陈笃庆在塔瓦雷斯新书《中国:人类的起源》发布会上与他合影。受访者提供

  在陈笃庆眼里,塔瓦雷斯是个“全天候朋友”,对中国“一往情深”“不遗余力”。

  “塔瓦雷斯把他床头的电话号码给了我,让我有事可以随时找他,不管多晚,也不必通过秘书,”陈笃庆说。

“把我的研究成果都捐给孔院”

  谈起塔瓦雷斯,原里约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乔建珍多次哽咽。

  她记得,从2012年开始,塔瓦雷斯就多次向她提起,“如果我去世了,我要把多年来研究中国、宣传中国的书籍、资料都捐赠给里约热内卢的孔子学院”。

  如今,塔瓦雷斯的家人一边操办丧事,一边联系乔建珍,希望尽快完成老人的遗愿。

  目前,巴西共有11所孔子学院,是拥有孔子学院数量最多的拉美国家。越来越多的巴西人对中国萌生兴趣,开始了解中国、介绍中国。

  2019年,乔建珍在塔瓦雷斯家为他庆祝生日。受访者提供

  她回忆说,在她担任里约天主教大学孔院院长期间,已步入鲐背之年的塔瓦雷斯经常主动请缨,要求去免费上课,也不让人接送。每次上课都神采飞逸,用自己丰富的学识加深巴西学生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

  “有一段时间,我们担心塔瓦雷斯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就没有请他来上课。结果,他特意打来电话,开玩笑地问,我们是不是把他给忘了。之后,当我们继续邀请他时,他非常高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乔建珍说。

  2020年,乔建珍离任回国,在河北师范大学筹建了葡萄牙语专业。塔瓦雷斯听说后,特地把自己关于中国的书寄到了学校。

  “塔瓦雷斯是中巴人民友好的标杆性人物。他的去世,是大家共同的损失。不过,我们也相信,在塔瓦雷斯等老一辈巴西友华人士的积极影响下,巴西的中国朋友会越来越多,中巴的民间友谊会越来越深厚,”乔建珍期待道。

  策划:冯俊扬

  监制:赵晖、闫珺岩

  记者:赵焱、陈威华、席玥、报道员罗德内

  剪辑:黄顺达

  编辑:赵晖、马晓燕、程大雨

【纠错】 【责任编辑:刘钟灵 何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