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22 06/ 20 09:57:2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在位不收退休收?警惕干部离职后“期权式腐败”

字体:

  原标题:离职不离纪法约束

  四川省泸县纪检监察干部深入企业、行政审批局开展监督检查,严肃查处离职、离退休干部利用影响力谋取利益的腐败问题。图为近日,该县纪检监察干部在行政审批局窗口核查有关离职、离退休干部违规经商办企业情况。吴威 摄

  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薛恒近日被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起诉薛恒离职后利用其原担任辽宁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辽宁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等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人员在变更刑事强制措施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临近退休“逃逸式”离职,离职后利用影响力受贿,离职后违规任职取酬……近期纪检监察机关通报的典型案例中,一些党员领导干部离职后的违纪违法问题引人关注。离职不代表不受纪法约束,无论是利用在职期间的职权影响或掌握的公共资源谋取非法利益,还是打“时间差”、搞“期权式腐败”,都必将受到严肃追究。

  提前退休后,利用与不法商人结成的利益圈子大肆敛财

  2016年9月,51岁的姜廷宪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的职位上申请提前退休。他之所以选择终止仕途,是因为打了“赚大钱”的算盘。

  当年夏天,重庆某铝业公司总经理朱某请姜廷宪喝茶。当时,朱某正在筹划一个再生铝项目,想请姜廷宪出马做前期筹备工作,并许诺给他50万元年薪和6%的股份。

  “当时我想,他给我的条件不错,把项目做起来,把自己以前收受的赃款投进去,也许自己晚年还会发一笔大财。”姜廷宪幻想以此改变人生。

  与此同时,姜廷宪还有自己的“生意经”。姜廷宪先后在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花卉苗木产业示范园区管理委员会、九龙坡区白市驿镇、九龙坡区旅游局担任“一把手”。任职期间,姜廷宪在工程承揽、施工矛盾协调、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退休后,他将收受的大部分贿赂款用于经营重庆万花谷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并逐渐从“幕后老板”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其中,部分贿赂款还是姜廷宪任职期间与商人老板约定的“好处费”,待姜廷宪退休后予以兑现。

  “在任期间,姜廷宪就开始为离职后经商做铺垫,通过与不法商人结成利益圈子,大肆敛财,为自己编织‘关系网’,积累‘原始资本’,并以提前退休的方式加快权力变现。”九龙坡区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朱建明介绍,姜廷宪选中旅游行业,正是因为其在区旅游局任职期间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可以为自己在旅游行业经商谋利铺路架桥。

  2021年10月,九龙坡区纪委监委对姜廷宪进行审查调查。办案人员发现,姜廷宪违规经商办企业,还企图通过经营行为洗白收受的贿赂款,进一步掩盖此前权钱交易的行为。因涉嫌洗钱犯罪,九龙坡区纪委监委已将相关问题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2022年4月,姜廷宪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犯罪,被移送九龙坡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干部离职后从事职业在一定时限内与其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极易导致不公平竞争,发生利用职务影响力进行权力寻租或变现问题

  “这些腐败案件中,无论是像姜廷宪这样离岗后经商办企业牟利,还是到企业公司任职、兼职、领取高额‘薪酬’,本质都是利用在职期间职权影响和所掌握公共资源谋取私利,侵害了公权力的廉洁性,也损害了公平公正的市场经济环境。”朱建明说。

  党内规章、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对各类公职人员离岗后从业行为进行了严格要求和规范。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明确了“三年两不准”,即党政领导干部辞去公职或者退(离)休后三年内,不得到本人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企业兼职(任职),也不得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性活动。按规定经批准在企业兼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领取薪酬、奖金、津贴等报酬。

  之所以要对党员领导干部离职后的从业范围、时间等作出限制,是因为党员领导干部离职后,原有职权还会在一定范围和时期内产生影响、发挥作用。若党员领导干部离职后从事的职业在一定时限内与其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极易导致不公平竞争,出现利用职务影响力进行权力寻租或变现的问题。

  “近年来,一些人的腐败行为变得更加隐蔽复杂,‘在位不收退休收’‘在岗不收转岗收’,拉长权力变现的战线。”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说。

  在姜廷宪案中,就存在“期权式腐败”。所谓“期权式腐败”,就是领导干部在位时利用手中权力为他人谋利,双方商议待公职人员离职或退休后以某种形式兑现“回报”,类似于商业上的“期权交易”。

  谋利和回报间存在较大“时间差”,是“期权式腐败”的一大特点。“姜廷宪为不法商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时,行贿人先是作出承诺,但并不马上兑现,待姜廷宪经商之时再以投资名义完成行贿款转移。”朱建明说,貌似合法的市场经济行为,实际掩盖的是权钱交易的事实。

  朱建明告诉记者,从以往案例来看,“期权式腐败”多滋生于工程招投标、土地招拍挂、政府采购、贷款审批等领域,公职人员对行贿人“订单式”照顾,行贿人给予“定制式”回报,既破坏了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又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公信力。“由于期权交易手段更加隐蔽,腐败潜伏期拉长,受贿人更加肆无忌惮,贱卖国有资产、高价收购等现象时有发生,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

  “这些领导干部改变‘一手交钱一手办事’的传统模式,企图通过延期兑付的手段逃避监管和法律制裁。”浙江省杭州市纪委监委第八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李火春说,这就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离职与否,只要实施了贪腐行为,就必然会受到追究。

  利用原职权、地位产生的影响、工作联系,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从而收受好处,本质仍是权钱交易

  6月13日,浙江省嘉兴市纪委监委发布通报,嘉兴市国资委原党委委员、副主任沈建阳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自2015年1月提前退休后,沈建阳不仅违规兼职取酬,还利用原职务影响力,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一些领导干部离职后没有直接“下海”经商或到企业违规任职,而是利用原职务影响力谋取不正当利益。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二款,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2008年,广东省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花都区分局原矿产资源科科长叶某光被“双开”,并因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2018年,叶某光再一次身陷囹圄。

  被开除公职后,叶某光以为自己不再受纪法约束,更加肆无忌惮,利用自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