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22 01/ 18 13:33:11
来源:新华国际头条微信公众号

“都是你们的错!”——美国“甩锅主义”的前世今生

字体:

  责任都不在我,都是别人的错,明知错了也要嫁祸出去……这是美国不少政客擅长的“传统技能”——甩锅。

  “互相指责是一项丑陋的华盛顿运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前外交官丹尼尔·弗里德如此评述这种恶习。

  无论是在美国历史上,还是在当前现实中,无论是在国外寻找“替罪羊”,还是在国内互相推诿指责,美国的“甩锅主义”行径举不胜举。单是过去一年,美国政客就上演了一幕又一幕闹剧:新冠疫情持续紧张,就在国际上鼓吹以政治为目的的病毒溯源,在国内怪罪外来移民;仓促撤军导致“喀布尔陷落”,就把责任归咎于阿富汗人;民主、共和两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不成共识,就向中国、俄罗斯泼脏水;伊核问题谈判分歧大,就指责伊朗不肯妥协;自身货币放水导致通胀压力巨大,就威逼沙特阿拉伯等国压低油价……

  “甩锅主义”的背后,是美国一贯的霸权、霸道与精致利己的算计、诡计。这给世界和平稳定与国际合作发展带来越来越大的威胁和危害。

输出动乱 拒不担责

  美国长期奉行唯我独尊的霸权政策,四处煽风点火、输出动乱。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从所谓“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美国在世界各地发动战争、煽动对抗,成为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全的最大乱源。而面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战后重建、难民安置、人道主义危机、恐怖主义遗毒等问题,美国作为动乱的始作俑者,却把责任都甩给他人。

  去年8月,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引发混乱。20年的战争已让阿富汗千疮百孔,美军的仓促撤离更让阿富汗雪上加霜:阿富汗平民从匆忙起飞的美军运输机上坠落丧命,喀布尔机场恐袭中很多平民被美军乱枪打死,美国以打击恐怖分子为由出动无人机却炸死了无辜的一家十口人……

  面对阿富汗乱局,美国政府不仅拒绝承担责任,反而指责阿富汗前政府无能,批评当时的阿富汗政府军“不战而溃”,甚至辩称杀死平民只是“无心之失”。美国政府内部也在究竟谁该为“喀布尔陷落”负责的问题上相互指责:拜登政府抱怨前任特朗普政府留下“烂摊子”;白宫指责五角大楼撤军不力,对阿政府军扶植失败;五角大楼责怪情报部门未提供准确情报;情报部门则称其预警未受重视。如此推诿扯皮,在世界人民面前上演了一出“连环咬、踢皮球”的闹剧。

  美国打着“反恐”旗号发动阿富汗战争,让这个国家深陷动荡与贫困;拍拍屁股走人后,又对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呼声置若罔闻,并冻结阿中央银行海外资产,将阿富汗推向人道主义灾难边缘。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去年年末警告说,据估计98%的阿富汗人没有足够的食物,许多家庭的生活难以为继,阿富汗正面临“雪崩般的饥饿和贫困”。

倚仗霸权 转嫁危机

  美国“甩锅主义”的传统由来已久,在经济领域也是如此。20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陷入滞胀,日本经济飞速发展,对美贸易顺差不断扩大。美政府对日本产品进行20次“301调查”,绝大多数以日本让步自愿限制出口告终。美国还采取了纺织品战、钢铁战、彩电战、汽车战、汇率战、半导体战、金融战等一系列手段,日本应对战略出现失误,最终导致日经济泡沫破碎。

  美国在经济领域的甩锅手法延续至今。近年来,美国经济增长乏力,制造业疲软,中产阶级收入停滞,贫富差距不断增大。对此,美国政府不是着眼于解决自身结构性问题,而是热衷归咎于他国,频频挥舞贸易制裁大棒,严重扰乱全球经济秩序,拖累世界经济发展。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政客大肆炒作所谓“美国吃亏论”“制造业工作岗位被偷论”等,对中国、墨西哥、欧盟等发动贸易战、关税战。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撰文直言,“美国所谓贸易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

  不仅如此,美国还凭借在国际经济领域的主导地位,频频将美元和贸易规则等用作经济武器,将自身经济问题转嫁他国,薅全世界“羊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先后出台三轮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通过美元超发使风险外溢至全世界。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再度开启“超级放水”模式,祭出零利率加无限量化宽松,让全世界为美国经济刺激措施埋单。不断增发的美元涌向世界各地,造成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使得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遭受疫情和通胀双重打击。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太和智库、海国图智研究院去年8月联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美国仅用一年半的时间就印了过去200多年来美元总量的近一半,把通胀压力、动荡压力、“泡沫”压力等强加给其他国家。

  《日本经济新闻》刊文说,结合巨额财政刺激措施和大胆宽松货币政策的“拜登经济学”来势凶猛,正在搅乱各国经济和市场。“如果这场豪赌以失败告终,遭受重创的不是美国,而是更加脆弱的国家。”

宽己严人 推责成性

  美国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如今却越来越不愿承担应有的国际责任,动辄退群毁约,甩锅行径不胜枚举,表现出赤裸裸的极端自私自利。

  面对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美国大搞“疫苗民族主义”,囤积远超国民所需的疫苗,并限制疫苗出口,在抗疫关键时刻一度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破坏国际抗疫大局。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去年9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3月至9月美国就浪费了至少1510万剂新冠疫苗。《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疫苗正在(美国)国内囤积落灰。”

  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也惯于推卸责任。发达国家在过去200多年的工业化进程中无序排放温室气体,对全球气候变化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其中,美国作为全球累计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多的国家,人均碳排放量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3倍,却不愿受国际条约约束,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一度退出《巴黎协定》,同时还要求发展中国家加大减排力度。美国的所作所为严重阻碍了全球减排、促进绿色低碳发展等相关进程。

  去年,美国政府涉及气候变化投资的法案在本国国内受阻,而美方却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罗马峰会期间指责中俄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缺乏承诺”。当时,由85辆汽车组成的美国总统超长车队行驶在罗马街头的画面引发各国网友一片吐槽,他们指出这是对拜登政府力推所谓“绿色新政”的巨大讽刺。

  此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固体废弃物出口国,美国一直拒绝批准《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等多边环境保护条约,为全球塑料垃圾等固体废弃物治理进程设置障碍。多年来,美国将大量废弃垃圾转移至发展中国家,给当地环境带来极大危害。据美国非政府组织“巴塞尔行动网络”发布的调查报告,美国公司2020年仍在非法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危险电子废弃物。

  总部设在肯尼亚内罗毕的智库“非洲能源转换”负责人穆罕默德·阿道在美国《外交》杂志撰文指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环境保护方面“债台高筑”,它们过去几十年只有口头承诺,却鲜有实际行动。

找替罪羊 转移矛盾

  “责怪外人总是比照镜子或审视自己破碎的心更容易。”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乔纳森·齐默曼一语道破美国政客沉迷于甩锅的心态。

  面对新冠疫情,美国政客的这种面目表现得尤为彻底。从前任总统特朗普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到现任美国政府炮制虚假的“病毒溯源报告”、强推所谓病毒溯源调查,美国为掩盖自身抗疫不力,急于把责任甩给中国,持续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污名化、溯源工具化,严重干扰破坏国际抗疫合作。

  事实上,美国“借疫排外”的对象远不止中国。疫情暴发初期,特朗普政府曾打着“防控疫情”的幌子推进排斥外来移民的政治议程,加大对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非法移民的遣返力度,并且没有对被遣返对象采取充分的防疫措施,致使相关国家疫情雪上加霜。去年,面对来势汹汹的变异病毒,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竟然宣扬:“无论是什么毒株,它们都是从南部边境传进来的。”墨西哥学院研究员克劳迪娅·马斯费雷尔指出,拉美移民已成为新冠疫情下美国政治的“替罪羊”。

  从美国历史来看,这种做法并不鲜见。19世纪,美国